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凯源】重感冒 (完)

阿壤壤壤壤:



凯源|医生x大学生|全文糖
整合在一起了 因为比想象中短 方便阅读吧w


-“头痛,身子发软,连带着一整颗心脏在发烫,接连而来的满胀的晕厥感。你说,到底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你啊?”


01
-------
诊室里角落的桌子上摆着一束满天星,墙上挂着复印的中古世纪名画,油画的浓郁色彩勉强装点了一概全白的空间。


王俊凯抬腕看了看表,到了午休的时间,该去吃饭了。值班的小护士也刚好路过,看见门看着,就敲了敲门框,笑眯眯地说:“王医生,饭点啦。”


王俊凯礼貌地点头,然后慢悠悠地摘下口罩,稍稍地抿嘴笑了笑。


小护士乱着步子跑走了,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他真是太可怕了。女性杀手的绝对魅力吗?或是说,杀伤力?


“等等等等……!”男孩子高挑又清瘦的身形映入视线,王源戴着白色口罩,因为一阵子的小跑显得有些疲惫,正在大口大口喘气。


“生病了请照顾好自己啊。”小护士见王俊凯没有出来,也不说什么,好心提醒王源。


“好,好的。”王源抚了抚自己的胸口,然后终于把眼光落在前面的医生身上。


“不介意吧…?还是一定,要下班了?”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他把口罩拿下来装进口袋里,鼻尖发红,嘴唇有些干涩。可这些似乎没有影响王俊凯在看清对方五官的一瞬间所感到的惊艳。干净又温润,像是漫画主角一样的存在啊。


王俊凯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王源,见人一直紧张兮兮地站着,才赶忙补上一句;“坐吧,完全不介意为您推迟下班的时间。”


王俊凯本能似调戏似地说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难得见到这么好看的人,王俊凯奇怪的愉悦。


王源在心里已经哈哈哈哈哈了一整页了,这丫有问题吧漫画看多了中二病吗强行装绅士也太违和了?王源抑制住嘲笑对方的冲动,他可是医生,不能惹,不能惹。


“我说……”
“那个……”


两个人同时开口,王俊凯低下头看王源递过来的病历,示意王源先说。


场面陷入一度的尴尬。


“我是不是该介绍一下病情…什么的?”王源有些诡异的紧张,松了松围巾,“其实就是一般的感冒……咳…咳。”说着还有些应景地忽然想咳嗽。


好像对面这个人的气质很温吞,但又很有压迫感,很难叙述,但是会不明所以地变得谨慎起来,对方似乎是主导者,甚至带有一些距离感,让部分人有种高不可攀的错觉,但奇怪的是,他似乎并不是故意表现出这种感觉的,也许是因为优秀吧,还是操刀生死的淡漠呢?他应该是温柔的吧——


诶咻,为什么要想这么多啊!!




王俊凯拔开闭盖,把手里的小册子翻到新的一面,签下日期。“张嘴。”王俊凯凑近了些,然后王源轻轻地“啊——”了一声,张开嘴巴。王俊凯的喉结轻微地跳动了一下,然后很快地专注起来。


“脱衣服。”王俊凯毫不捎带语气地说着,然后站起身顺手关了门。


“哈?”王源带着凳子往后滑了一小段,一双眼瞪得更大了,写满惊讶的小脸好像还在微微泛红,“你你你你想干啥?为什么要关门?”


然后王俊凯把空调遥控器举起来摇了摇,然后无奈的表情停顿了一下,转瞬又换上极具亲和力的微笑。(虽然王源觉得很嘲讽


“稍微快一点吧。”王俊凯看着王源慢吞吞的动作,心里为自己可怜的午休时间哀悼。


“诶……我明明……”王源话没说完,王俊凯便自顾自地帮王源扯开外套的扣子,而他的动作远比王源想得更轻,甚至说是小心,他低着头,只能看见翘起的睫毛。


哎呀,怎么生得如此俊俏,王源咂咂嘴。


“我看你有点咳嗽。”王俊凯带上听诊器,进入工作状态的神情也越发认真起来。金属物停留在王源胸口处,王俊凯缓慢地移动着它,除了他需要的信息。然后便是及其不正常强烈又快速的心跳。


“你是不是……心脏也不太好?”王俊凯想说的礼貌一点,但是觉得组织语言真的是件大难事。


“你才不太好!”王源不悦地挪了挪位置,然后朝王俊凯吐了下舌头。


“只是,心跳太快了。”王俊凯抬眼看着王源复杂的表情,转过身填写病历,似乎是偷偷地笑了笑。


很轻的笑。


王源更加紧张了,他真是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然后便着急地解释着:“我只是因为刚刚是跑过来的,所以才会这样,你不要以为——”


王俊凯继续写着字,然后分出一点精力笑着回应:“我可没说你是因为我啊?”他停下笔,一脸纯良地看着王源,然后眨了下右眼。


“靠!我可不是小姑娘,你当我可以一撩就炸?”王源破例对这个奇怪的一声爆了一句粗口,他只是来看个病的,怎么弄的这么窘迫啊,果然,出门应该看看星座运势吧?


“你现在,不是炸了吗?”王俊凯敲打键盘,然后忽然转回正题:“有没有过敏药物?”


王源见对方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也给两人都多一个台阶,他拖长尾音,有气无力地说着:“青霉素。”


“恩?”王俊凯手里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摸了摸下巴,“好吧,那可能需要挂水了。”


王源刚刚整理好外套,对王俊凯这个说法十分不满:“为什么啊?”


“支气管炎不是第一次了吧?”王俊凯翻过前面几页,虽然几年来也只有短短几次诊断说明,但还是脱不开和支气管的关系。


王源清了清嗓子,感觉到喉头越发疼痛了。


“不要总这样清嗓子,多喝水。”王俊凯再次起身拿纸杯给王源接了杯热水,似乎还有蒸腾的热气。


可王源依旧觉得,这句话从医生嘴里说出来,还是非常又低情商直男既视感。


“要挂多久?”王源抱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水,语气有些沮丧。


“不出意外五天吧。”王俊凯把打印着药物名称的单子递给王源,然后尽职地提醒道:“你要先去交钱,出门左转走到头。”


王源“哦”了一声,见王俊凯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正好瞧见他桌子上的相框里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女人,就忽然来了兴致搭腔道:“嗨呀,我就说为什么那么多人排队挂号都说一定要王医生,原来如此,毕竟长的这么—招女孩子喜欢。太伤心了吧,名草有主啦。”王源可听不出来,自己的语气似乎也有点酸。


“有主?”王俊凯不明所以。你见到我不足十五分钟咋知道我有主还是你要认主吗?当然,他并不会在陌生人面前把这些想法说出来,他一直保持着绝对的礼貌。


“喏。”王源对着照片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我说…”王俊凯很绝望地摇了摇头,“那是我妈。”


“啊?”最怕空气忽然安静。王源“哈哈哈哈哈”笑了两声想要圆过去然而效果并不怎么样。“你妈妈可真年轻,笑得很开心啊。”


王俊凯眉头皱得更紧了。


“似乎你笑得更开心。比上午的女患者还开心啊。”王俊凯丝毫没考虑是否该留情面。


够了够了够了,我哪有很开心啊?王简直可以脑补自己摆出黑人问号表情。“我走了,再见!”最后似乎还有很小声对一个“哼”,也不知道王俊凯听清楚没。


“别忘了复诊。”王俊凯抬高了声音,朝王源的背影挥了挥手。


“我已经忘了。”王源选择头也不回。


然后,手里翻开的病历停留在笔墨尚未干彻底的第五页。


叫王俊凯啊。


王源愉快地加快步子哼着歌。


王俊凯看了看王源落在桌子上的耳机。忽然生出几分笑意。


真是太蠢了。




————————


王源再回到诊室的时候里面已然换了人,严肃的中年女医生正在整理满柜子医药学书刊。






这个诊室是环境和医生水准都更高一些的,值班的医生也只有几个人轮换,因为价格原因,人也不如其他的多,挂号的时候也是分开的,所以这些书也经常在某些清闲的时间点被光顾了。






王源敲了敲门,女医生礼貌地回答“请进”,然后就继续自顾自做事。






王源看了看空荡的桌面,王俊凯妈妈的照片也被放在了桌角的小柜子里,和一些整齐的瓶瓶罐罐放在一起,除此之外就根本没有耳机的影子啊。






“那个……”王源不好意思打扰陌生的女医生,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女医生没回头,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王医生今天下午不在,我值班,值班表是不能给的,电话也是不给的,地址我也不知道的。”






“不不不不不您误会了,我不是……!我可是男孩子!”王源拍拍胸脯,一脸“I am so straight!”的正直。






“哈?”女医生转过来推了推眼镜,眉头皱了起来,“你又不是第一个男的……”






“噗……”王源一脸不可置信,那家伙男女通吃来的,太可怕了。






“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吗?回家了吗?”王源依旧站在刚刚进门的位置。






“可能去输液室了吧?他好像这么说。”






王源得到答案立刻说了声“谢谢”就转身往外走,女医生也就只看见他的背影了。






“现在的小孩哟,还说不是…唉。”






“喜欢就喜欢嘛。”






走道有一整排透明的窗子,下午的阳光就正好全部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光影随着过路的人不断窜动着,投射下一个个灵动的影像。


有不断落地的脚步声,但很轻,由远及近再远,王源走得很慢。




起风了,好在太阳特别好,在这样的冬天看起来,颤动的枝桠和常青的叶子也让人看出突兀的温暖。






为什么呢?






就和明晃晃的阳光一样呢。






竟然在病中也勉强有个好心情。和人拌嘴怎么也会这么开心?






轻音乐被迭起的人声压过,消毒水混合着不太好闻的香水味,不知道又是谁今天花枝招展地来见王医生了。王源不熟悉输液室,只能到处找配药扎针的地方,还没走几步就撞上了王俊凯。






对方在王源不远处稳稳地站定,薄薄的白大褂敞开,口袋里依旧挂着一支钢笔,里面是一件不厚的毛衣,领子卷起来露出半截颈脖,深蓝色牛仔裤很合身。






啧,为什么把工作服也要穿成这样啊,真当是来撩妹的吗?






而王俊凯又迈开了步子朝王源走了过来。






他皱眉,半边脸陷在阴影里,另一边的睫毛被光线勾勒纯白。每一个细节的面部表情,都变得精致又生动。






他撇撇嘴:“不是上午就让你来挂水了吗?”






王源看着他一脸不爽的表情,然后就自然也表现得非常不爽。“我不要吃饭吗?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好一会儿诶——要不是护士小姐看我乖巧才不忍心让我等到下午……”






王俊凯看着王源一副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的样子赶紧叫停。“行了,知道你乖。”






王俊凯摇了摇头,笑得无奈,甚至有些温柔。“所以乖,还是赶紧去吧。”






王源冲他做了个鬼脸,也没有反驳,隔着几步地跟在他身后。






挂水的队伍排得很长,王源一脸生无可恋。






王俊凯看了看他手里提的一小袋子药。“过来。”他们绕了一圈,另一边只有一个小护士坐着发呆,台子上还摆着一本杂志。






“要我来吗……?”对方看见王源递过来的药瓶,自发帮忙灌进输液瓶,然后打开酒精盒子拿来皮筋等等等等准备工作。






王俊凯眉头皱的更深了。






“今天是你吗?”王俊凯问。






这个实习护士好像真的不太靠谱。要不亲自来……诶,等等,多扎他自己我也不吃亏吧?不行不行,万一他又叫叫嚷嚷的怎么办啊?要是很怕疼呢……算了,不想和他吵。






王俊凯想要自己来扎,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于是不停地给自己寻找合适的理由。还没来得及下定论,王源已经在小护士面前坐下。






“等等,你看你的杂志吧,我来吧。”王俊凯走到护士旁边,看了看她眼睛冒星星的猥琐样子。






“我没关……”






“没关门。去吧。”王俊凯看了看她,轻轻笑了一次。






“好……”小护士不明所以,但还是自发走开了。王医生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不是最不愿意碰针吗?






“我来扎。”王俊凯看了看王源,一脸笑意。






“哦,来吧王麽麽?”王源一脸大义凛然地伸出右手,还闭上了眼睛。






“你太夸张了吧?王紫薇?”王俊凯笑了出声,继续给他的手背涂酒精。






这么瘦啊。






稍稍突起的青筋在白皙的手背皮肤尤为突兀。






他的手指纤长好看,骨节明了。






王俊凯的动作却格外温柔小心。王源感受到针扎之后不经意握了一下王俊凯的手腕,很快意识到便松开。王俊凯愣了一下,在王源来不及发现的时候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动作,贴好了胶布。






“好了。”王俊凯把橡皮筋解下来。






王源伸手去够药瓶,因为十分着急就牵动了扎针的地方。嘴巴稍稍张大了一下却没有发出喊声,向下的嘴角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笨死了。”王俊凯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从王源手里把药瓶拿过来。






“跟着我走,在我身边。”






这句话的歧义真是太大了。






太大太大了吧?






王源低着头看着脚尖走路,竟然连步子也迈不整齐,为什么要强行和他同一步伐啊?








——————






自习室的人几乎走空了,王源合起课本抬起手腕看表。






哟西,按照某医生那副好皮相估计的话,肯定不可能值夜班吧,不然痘痘啊黑眼圈的不都来了?所以现在去肯定就碰不到了,这样自己可以安安心心复诊,然后坐个十点半的末班公交回学校,还能在公交站附近吃个夜宵。啊,推理满分!






王源收拾好书包,确定了病历在包里,喝空了矿泉水瓶觉得自己神清气爽。






其实都不用复诊了,王源觉得自己现在健康极了。






晚上的医院只有另一栋急诊的楼开着灯,住院部的高层亮着几点零零星星,走道里比白天更加安静。






这医院设计布局也太不走心了吧?为什么这样的安静的走道和先前下午看到的另一栋楼这么相似呢?






不然王源为什么会想到那个下午呢。






为什么总会觉得,迈过长廊的大理石地板之后就是诊室里俊朗清秀的一张面孔呢?






明明是为了避开他特地找了这个时间来,却还是想到了他。






挂号的窗口甚至没有排队的人。






“您要挂普通诊室还是……?”






“普通普通!”王源显得违和地积极。






诊室在不远处的第一间,门半掩着,走道的灯只开了一小半,干净的白光衬着白色的墙壁。






诊室里的光线很暗,王源迈进去时努力适应了一下才向里面看了看。






就果然僵在原地了。






为什么要发生这种巧合啊?






王·一级推理大师·源见到了既期待又极其不想看见的那张脸。






王俊凯好像在休息,撑着下巴合着眼。王源似乎看到了他眼底的乌青。整个狭小的诊室就只剩下台子上的一盏暖黄色台灯在王俊凯的侧面。光线在他的脸上割画出清晰的明暗,挺拔的五官被描摹得越发清晰,睫毛弯起一个极为微妙的弧度。






感谢光的神奇让他每一个好看的细节都映入脑海。






王源就很尴尬地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






疯子吗,为什么要盯着男人发呆啊。






想起来要逃走的时候身后的人明显已经因为脚步声清醒了。






王俊凯原本就没睡熟。






这种毫无节奏的跳脱脚步,还真是熟悉呢。






“等等。”






王俊凯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可能因为太安静了甚至有一点轻微的回声,王源的脚步随着他的尾音僵住。走道窗外吹来的风微微掀起围巾。






“我说……”似乎是很不情愿地转过头,王源的表情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王俊凯拉开窗帘,王源站在纯白的光源的背光里,厚重的外衣都被渡上环境色,窗外的暖色路灯和高处的霓虹灯,乱七八糟的光线就交汇到一起,胡乱地印在王源的脸上。






王俊凯也有些懵。






刚刚清晰起来的视线里站着的小朋友像漫画书精心绘制的那一页。






“怎么又是你啊——”王源的话过了很久才接上来。






王俊凯忽然笑了。






他的桃花眼稍稍弯了弯,偏过头的时候,额发斜过来,被揉乱的脑袋翘起不符合气质的呆毛。






“你明明是——”






“很想看到我的吧?”王俊凯看着王源,依旧笑眯眯的,“麻烦你开一下灯,王源同学。”






“谁是你同学!”王源一边听话地开了灯,一边不忘继续驳回。






“诶——,这么叫也许会显得比较年轻吗?”王俊凯自顾自点了点头,把一旁的凳子拉出来,还轻轻拍了两下。






潜台词就是,快来坐吧?






王源很不情愿的样子。却又有点奇怪的窃喜。






王源拍拍胸脯,软趴趴地落在棉服上没有声音。“我觉得我全部好了。”






“手伸出来。”王俊凯依旧保持着撑着下巴的姿势,懒洋洋地说着。






“干嘛?把脉啊?”王源撇了眼王俊凯,摆在桌子上的手攥的更紧了。






王俊凯就不紧不慢地掰开他的手指,把王源先前落下的耳机放在人手心,再把手指轻轻按回去。






“哝。”王俊凯很轻地说。






王源这才想起自己竟然忘记了耳机的事情。






“晚上果然很闲啊你?”气氛根本就偏移了,完全没有正经看病的意思。






“那你是想多待一会儿了?”王俊凯心情格外的好,慢悠悠地和王源搭话。






“完全没有!”王源伸出右手五指并拢,全然一副正经模样。






完全没有正经吧。






“好的差不多了,没问题了。”






王源确实完全恢复过来了。






王俊凯把听诊器扯下来,然后打量着僵住坐在原地的王源。






“嗯?”






“啊——我走……”王源一边说一边扯起病例就往外走。






却刚好撞上推着小车子的小护士。






几个药瓶子砸下来,王源重重地摔了一跤、还没来得及感受到撞到地板的剧痛,碎掉的玻璃就弹了好几块到他腿上。






王俊凯忽然站了起来,椅子滑出去很远。






唯一裸露的地方就是脚踝,被蹭过几条小口子。






王源说不清的委屈,他和护士道了歉,小姑娘也直摇头说自己太赶了没好好看路,眼睛都红了给王源鞠躬。






王源真的不想继续待下去了,他知道此刻门大敞着,自己所有的窘迫都被尽收眼底。






幸好不用再见到他了,不然非要成为笑柄了吧?






所以即使站起来的时候双腿发软加上血淋淋的口子都警告着王源他现在不该乱跑,他还是拼命拔开腿。






真是太糟糕了。






和这个人有关就会变的神经兮兮还特别倒霉。






王源觉得自己倒是不觉得脚腕痛了,甚至冲出医院的速度也像跑一百米。






可是一跑起来就听不到任何声音了,灯光和建筑模糊地搅合在一起,影像在视线里不断快速地放大再缩小。






可是这种时候,会什么会很想很想有个人出现呢。






王俊凯还是搬了救兵把刚刚查完房的同事喊来带了班。连声道谢后随着对方进诊室的步子就冲了出去。






“小王,你年终奖要没了!”值班的护士长吼了一句,王俊凯回头停了一秒钟,比了个“ok”,然后就更加用劲地跑。






也不知道是直觉太准还是运气太好,十字路口四分之一的概率也被王俊凯蒙对了。






红绿灯的数字刺眼闪烁。






喇叭声和商铺里的音乐和在一起,再跑几步又安静地只剩车轮辗过路面的声音。






王俊凯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用劲,只是他很确信,他要找到他。






脚步慢下来,再忽然停住。






王源扶着路灯终于抬起眼,厚重的衣帽把他好看的脸都遮了大半,只剩下一双眼,所有光线交映,尤其明亮。






他不想继续跑了,也许也没这个必要。






王俊凯又往前走了。






每一步都仿佛郑重极了,他迈开腿的动作在王源视线里聚焦,脚步声好像盖过了刺耳的鸣笛,单薄的白大褂被风吹起衣角。






距离就不断不断缩近。






王源还来不及看清他靠近的,不悦的面孔,就被忽然揽进一个宽阔的怀抱。






瞳孔骤然间放大,对方的动作根本不温柔,甚至还带着一些余怒。可王源感受到这个力度的时候却忽然怔住了。






隔着厚重的衣服他能感觉到对方的手贴在自己的后背,他的下巴搁在自己肩上。王源看不见他的表情,却知道他肯定是生气了。






可是为什么呢。






你为什么要生气呢。






对方身体的温度王源也许更低上一些,可王源却觉得胸腔伴随着混乱的思维满满胀胀地温暖起来。






王俊凯身上有很好闻的沐浴露味,和医院的消毒水味搅在一起,却让人觉得格外舒心。






或是让王源觉得格外舒心。






王源笑了。






“你是傻瓜吗。”






也不知道就这样在路灯下站了多久,王俊凯很慢很慢地,一字一句地说着:“我可是医生。”






“你最不该做的,就是在受伤的时候逃离一个医生。”






————




十点过半,夜风直往领子里灌。






然后王源才终于把手搂上对方的脊背。






“都什么跟什么呀。”他有些好笑地说着,眼睫都欢愉地颤动着。也不知道这忽然而来的心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只想把所有情绪都埋在对方的温柔。






“我要错过末班车了。”王源见王俊凯依旧没有松开自己的意思,提高声音提醒着。






王俊凯什么也没说。






他默默松开了王源,干脆地蹲在他面前。






明显是了解了王俊凯的意图王源有些脸上发烫。天哪天哪天哪,这都发生了些什么啊。这样的展开是不是太快太不一般了啊!






“不要……了吧?”王源把围巾往下拉一点,让自己的话清楚一些被对方听见。






“要。”王俊凯背对着王源,认真又固执地重复着。






影子拖长,除了路灯外,很多的光源都一点点暗淡下去。






王俊凯就背着王源,一步一步,随着这个城市入睡的速度,及其缓慢地走回医院。






两个人不说话,王源的手臂圈着王俊凯的脖子,围巾上的流苏蹭得王俊凯脖子发痒。






背上的人太安分,让王俊凯有一种要一起走道到世界终结的错觉。






医院的白色建筑出现在视野,长久以来的沉默终于被打破。






王俊凯忽然欢快地说道:“今天我要出来,小刘直接被他们拖到了急诊室,护士长说领导不会来,大家也都帮我瞒着。特别像那种小说里的完美队友。”






“哦……”王源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还真挺快的。”






“大概是你跑的太慢了?”






靠,会不会聊天?王源绝望地继续答话:“我只是想停下来休息一下,你赶了个巧。”






“那你为什么要跑呢?”王俊凯的声音淡淡的,但鬼都听得出来,语气忽然沮丧起来。






“因为……因为……”王源半天没因为出来,王俊凯就接着说:“上次的女医生讲的话你不要介意啊。我没有乱七八糟的人际关系的,也没有那么夸张被很多人喜欢。”






王源白眼,你和我说这个干啥,






其实他很开心,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爽。






“其实我没想损你,我觉得你特别可爱,所以逗逗你。”王俊凯笑说。






“ chi——”王源发出不屑的鄙夷。






“所以你不要不开心。”






“哦。”






王源果然话题终结。已经进了医院,王俊凯继续背着王源往里走。






然后想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对了,我很喜欢你。”王俊凯的每一个发音都清晰好听,一个一个,撞进王源的耳朵,直击大脑。






王源吸了很深一口气,好像他一直纠结的奇怪情绪在瞬间被打开了。






是的,奇怪的雀跃心情,奇怪的期待,奇怪的温暖,奇怪的依靠。






原来,都归功于喜欢啊。






“好啊。”王源这么说着。






“什么叫好啊。”王俊凯明知故问,他偏过头,看看有点害臊的王源。






“诶你这个人——好啊,就是……好啊。请你自己理解。”王源的所有坏情绪忽然一扫而空。






原来,所有悲惨不幸的酝酿,都是在等待你浪漫恰到好处的温柔救赎。






其余都是铺垫,王俊凯的一言一行,才是正文。






王源凑到王俊凯耳边,用只够王俊凯一个听见的声音说:“我也喜欢你。”






到底算不算一见钟情呢,这种浪漫的戏码,真是太俗套了啊。






“这是我们见面的第三次。”王俊凯说着,他无奈地笑着,却因对方话无比欢悦。






王源挪开一只手戳戳王俊凯的脸。






“以后要三十次,三百次,三千次,天天见。”王源发誓他不想说这么肉麻的话,可是他控制不住他自己!!






王俊凯对肉麻很受用。






“那就不要在医院见了。”


“我去接你放学。”




“不要!”


“……三点半。”


王源这么说着。






end—






———
















评论

热度(494)

  1. 抹茶蟹圆子阿壤壤壤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