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源の物语

-王加王-:

*日系少年x光之精灵


 


 


这一年骄阳来的格外猛烈滚烫,炙烤下草尖是病恹恹的枯叶黄,随时在倒地不起的边缘试探。于是凯背起行囊与桃花心木的吉他,启程去霓虹偷了个闲,顺便避暑。


 


择一山脚下最雅致侘寂的筑山庭,凯把琴卸下,在塌塌米上化成了一滩猫。凉风入怀,拨弄他零零碎碎的额发,这体感太过惬意舒适,实在是无可挑剔的入梦前奏。


 


“你醒啦。”


 


天生人间,众生万象。有无有一人一面,明明初见,一如阔别重逢、旧知的经年?


 


梦中人说:“我想吃鲷鱼烧。”


 


檐下风铃微动,好像星脉悠悠散散,穿过铅灰色的带雨云,埋了凯躁动不停的一半心。


 


好甜。红豆馅的他裹上细微、色泽饱满的茶叶颗粒汇聚而来的绿,带有一点隽永的意味,诱人剥掉层层叠叠碍事的薄外衣。凯不喜甜食,唯独钟爱抹茶,梦里他将红豆尝了个够,醒来犹觉意犹未尽,却不得不先将贴身衣物清洗一番。


 


“你是这里的住客吗?”


 


如出一辙的音容,梦中客站在凯的对面,三步遥。于是刚洗好的内裤又归了土,凯愣在那,圆圆杏眼上下打量他,绽了个甜笑,“白洗了。”


 


他叫源,从小生长在这里,身上带着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幽幽的,是明显的绿植气息。同时兼具木质的温暖,山川河流盛了两弯新月,像他腼腆明媚的笑。成日里与源消磨假日,凯摇身一变成了诗人,心里藏不住的喜,炎炎夏日什么的,统统都忘了。


 


他们探讨音乐,指尖拨弄下,和了天然清亮的薄荷音,四弦琴流淌出的无名旋律从此有了词句。山坡上被压塌的青草,海岸边吹折断伞骨的飓风,镇子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歌声与足迹。休假结束的前夜,凯向源表明了心迹。得到回应后问:“可以亲你吗?”


 


红晕蔓延,白生生耳后颈侧泛了浅浅的粉,源宛若一颗熟透的青果,诱人采撷。


 


“不...不行。”


 


那晚月色正好,凯错以为是欲拒还迎,靠近了些。


 


源反应很大,仿佛他是什么病毒瘟疫,退开八丈不止的远。支支吾吾的,讲出来一句:“喜欢你,但不能在一起。”


 


任凭凯如何追问,他缄口不答,背过身偷偷掉眼泪。


 


凯心灰意冷,以为他是个感情骗子,天未破晓踏上回乡的绿皮列车,一去就是三年。三年来,从未有人走进过他的心里,源也演变成扎在他心口的一根刺,是他为自己设下的囚牢与病灶。凯结束了学业,在霓虹找到了一份高收入的稳定工作,颇受女同事青睐。可她们总埋怨凯太过不解风情,明里暗里的示好,清一色入不了法眼,于是传言凯心里住着白月光。他还有个小一岁的妹妹,在霓虹念言语,近期课业要求去古镇采风,恰巧挑中他待过的那座,给了凯一个正当理由,重拾旧爱。


 


凯回来了,带着个女生。


 


源在暗处,成日跟在他们后面,像个跟踪狂。


 


他不是什么白月光,而是象征希望的绿光。白光、橙光、黄光偏转进入地平线下,绿光才被准许出现,所以起初他不得不撩动风铃,借以吸引少年注意。越是了解自己的虚无单一,源越是小心注意与少年保持距离,好似逃离地心的磁极。光是无法触碰的存在,他能造梦,一晌贪欢,终究是不堪承受的假象虚无。


 


如果是迟早都要消失的爱情,不如让夏日早一点结束。


 


绿光莹莹泛在枝头,“真好听,不过我得睡了。”


 


女孩不懂得欣赏。源多想和她换换,他愿意坐在树下听一天凯的弹唱。


 


“晚安。”


 


小精灵坐在树杈上,偷偷做口型:


 


晚安。


 


凯进步好大,已经学会了高难度的扫弦,只是琴声忧长,总萦绕着浓浓哀伤。忧愁也纠缠在眉梢久久不散,源伸出手,想为他抚平。风一推,小精灵摇摇晃晃失掉了平衡,他会跌入少年的怀抱吗?


 


“好轻。”凯说。


 


他是一道光呀。源红着脸想,光是没有重量的。


 


“你脸红了。”


 


最接近520纳米的波段,像一个奇迹。传言里,谁能有幸看到绿光,谁就能得到幸福。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绿色,没有一个画家能够在他的调色板上调出这种绿色;在自然界,无论是种类繁多的植物,还是最为清澈的海水,它们的色彩没有一个与这种绿色相同。


 


传言的后文是,一旦有一个人,在他心里,唯一的是绿光本身,不再是背后的含义。那么他将得到永恒的爱情,与他的绿光一起。


 


“别废话,”源捂住了他的眼睛,“吻我。”



cr_众人皆好我独囧_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