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金主了解一下 34

独爱安安没有如果:

不是你家大头:



小狼狗凯X总裁源








Chapter -34




楚合一直在剧组拍戏,临近过年应该是剧组放了假回燕京了,不知道是郑羚溪没有跟他说清楚,还是楚合不甘心,又发了信息给王源,这个信息的意思是,我等你。




王源按了屏幕放下手机,捧着猫耳朵吃了个一干二净,然后接着陪温南山下棋。




晚饭前打了电话给王俊凯,王俊凯一边用肩膀把手机夹在耳朵边,一边颠勺,笑声传了过来,声音里满满的朝气:“源哥,我在做菜呢,我先试试味道,下次给你做。”




王源跟着笑:“你真会做啊,别等我回去厨房都不在了。”




王俊凯把锅放下来,一手拿起手机,一手拿着锅铲翻炒,他笑着说:“哪儿能啊,源哥你相信我。”滋啦滋啦的声音混着他的说话声传来,带着温馨的烟火气,让王源突然特别想他,想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他说:“小凯你等等。”说完拿了手机上楼回了自己房间,接着对手机说:“你把电话挂了接下视频,我想看看你。”




视频一接通,就看见穿着白色短袖的王俊凯,举着手机拿着锅铲跟他打招呼:“源哥,能听见我说话吗?油烟机声音有点吵。”




王源盘腿坐上沙发,回答他说:“听的见,不是太吵,你在做什么好吃的呢?”




王俊凯把摄像头移向锅里,大概是手机像素不太高,加上厨房光线有点暗,王源看不清是什么,疑惑的问:“这是什么啊?”




王俊凯又把摄像头转回来,一边低头翻炒,一边说:“是辣子鸡,有点辣的。”王源点点头:“哦,你喜欢吃辣的啊,那平时怎么不说,跟着我吃那么清淡。”




王俊凯转头看着摄像头,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喜欢吃啊,但是不能老吃,我还要唱歌呢。”说完又朝王源眨了下眼,带着狡黠的眼神说:“趁着放假,稍微吃一点,年后又要开始比赛了,就不能吃了。”




“吃,”王源有点心疼他:“这几天可劲儿吃,缺什么就去买。”




王俊凯哈哈笑了起来:“好的,源哥。”




两人聊到佣人来叫王源吃饭才挂掉视频,王俊凯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里面是他自己的脸,脸上根本没有刚刚面对王源时候开心的笑容,而是沉郁着的,面无表情的,冷漠的王俊凯。




屋子里空荡荡的,他只开了餐厅和厨房的灯,锅里的辣子鸡酱油放多了,颜色有点深,根本就不是记忆中的样子,他扔了锅铲,颓丧的放松了肩背。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日子过的太美好了,陡然被回忆侵袭的时候,竟然有点措手不及,提着的那股气也泄了下去,情绪低落到自己都不敢相信,这种感觉很烦躁,又无法抒发。




刚刚跟王源视频,他是真的开心,有人打断他的思绪,并且这个人是王源,让他觉得放松下来,真想王源啊,想他陪陪自己。




这个想法冒出来,王俊凯又觉得好笑,被包养的人是他啊,只有王源需要的时候,他陪着就行了,王源不需要的时候,自己怎么可以贪心呢。




他把锅里的菜盛出来端到餐厅,然后盛了碗米饭,对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吃了起来。




米饭煮的多了点,王俊凯不愿意浪费,硬着头皮都吃完了,收拾好了餐厅跟厨房,还是觉得有点撑,于是拿了背包出门去了。




辰星当然是开着门的,只是人不多,练习室倒是有几个练习生在,王俊凯看了过去,自己不是太熟,于是找了个空着的练习室自己呆着了。




王源睡觉之前又给王俊凯打了电话,问他在哪儿,听他说在辰星之后,叮嘱他早点回去睡觉,等挂了电话又有些惦记他。




只是他抽不出时间来了,第二天去了温知夏那边,先是看了眼年货单子,再看了下拜访的年礼,温知夏预约的SPA上门来做保养的时候,王源还要在边上陪着聊天。




温知夏总是一个人闷在家里,于是王源下午又哄着她出门,陪着买衣服买首饰,尽管云舒事先通知过店里清空无关人员,但是路上还是人多车多的,瞧着不免心烦。




再回到家的时候,王源累的都头疼,温知夏倒是挺开心的,晚饭顾不上吃,就去衣帽间试衣服跟首饰去了,换完一套还要王源评价,王源绞尽脑汁的想些好听的话哄她,逗的温知夏更开心了。




结果等吃上晚饭,天都黑了好一会儿了,云姨守着餐桌看他们母子吃的香,脸上也高兴,等他们吃完了,又跟王源说了些温知夏这些日子的饮食起居。




这一天下来,倒是比在温南山那儿忙多了,还累,洗了个澡拿起手机,给王俊凯拨了个视频,王俊凯今天没去辰星,在家看了一天老师布置的电影目录,看的头晕眼花的,晚饭都没做,窝在沙发上不肯动,一瞬不瞬的看着王源,微眯着眼睛露出笑意,王源催他去做饭或者叫餐,王俊凯也不回答,就那样望着他。








后备箱








两人粗喘吁吁的缓了一会儿,又一起笑了起来。




摄像头照回各自的脸,王源脸还带着晕红,王俊凯眼神温柔的望着他笑。




王源笑着笑着骂他:“小坏蛋勾引我,害我等下还要自己收拾。”




王俊凯笑了两声:“对不起啊源哥,可是你明明也挺爽的。”




说完顿了顿,又收了笑意认真的说:“源哥,等节目录完我就去看心理医生。”




王源知道他一直很介意这件事,也一直都在努力的陪着自己,现下听他这样说,忽然觉得这事儿也不是那么急了,比起急着上床,他愿意等王俊凯真的做好准备,不知道是王俊凯对他来说比较特别,还是刚发泄过没有那么精虫上脑的缘故。




不过两人晚上都睡的挺好的,王俊凯一早起来看手机,才意识到,今天就是除夕了,只是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整个小区也很安静,完全没有过年的气氛,才让王俊凯没有实感。




但既然意识到了,王俊凯就琢磨这个年怎么过,往年除夕的时候,王俊凯都在做兼职,毕竟这个时间,工资是很可观的,今年不用,能好好吃个年夜饭,还能悠闲的看个春晚,好像也不错。




有些人觉得一个人过年很孤单,但是他们不知道,那些一个人过年还要为了生活奔波吃不上热饭睡不好觉的人比他们难过多了。




他这样想了一遍,似乎真的开心起来了,兴致勃勃的去翻冰箱,打算年夜饭就吃火锅了,等翻到冷冻柜,看见码的整整齐齐的芳姐做的手工水饺,顿时觉得幸福爆了,对着一屉的饺子傻乎乎的笑。












--------------------




暗光跟猫饼的本子需要的预售期内拍哈




反正以后不加印了








以后更新还是不要懒,有车及时加横线






评论

热度(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