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南墙》04

阿阿阿阿玛Ww:

03




04.


明娜看着王俊凯额头的淤青和手上的绷带,脸色非常难看:“你去干嘛了?见义勇为?”


“英雄救美。”王俊凯反驳。


“你是傻逼吗?”明娜额头青筋暴起,这还是她头一次碰上这么不听话的王俊凯,少年叛逆期是不是来的有些晚?“你知不知道明天上午就要开记者见面会了?你让我怎么跟你的新公司交代,怎么跟记者解释?”


王俊凯自知理亏,一声不吭地听训。


明娜骂了两句也累了,她跟王俊凯共事这么多年,知道面前的人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向来隐忍自持,不禁有些好奇:“救了哪个小姑娘?”


“……不是小姑娘。”王俊凯皱眉回答,似乎对明娜的这种提问方式很不满意。


“不是小姑娘难道还是御姐?”明娜奇怪地瞥了他一眼。


王俊凯道:“你别管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就是了。”


“算了,你这叛逆期来的是挺晚,不想教育你,你开心就好。”明娜恨铁不成钢地叹气,“明天我让造型师把你的刘海放下来,额头的淤青还是能遮住的,至于你的双手……明天穿长袖吧,freestyle长袖风。”


“那不会显得很傻逼吗?而且天这么热……”王俊凯一想到那种肥肥大大遮住整双手的袖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太娘炮了。


“既然知道傻逼,下次就别这么冲动。”明娜不给王俊凯反驳的机会,“明天记者可能问的问题都帮你做好模板了,晚上自己一个人安安分分待着,好好看看,别再出去乱跑了。”


“知道了。”


“新换了公司之后的一段时间会很忙,而且耀天本来就是大公司,好资源多但管的也严格。”明娜语重心长道,“跟之前那个破公司不一样,好好发展必然有好前途。”


“我明白。”


“我回去了,你晚上别出去乱跑,要吃饭就给我点外卖!”明娜警告道,“要是敢出去乱跑,被我逮到了你看着办吧。”


“……”


“我待会打电话让肖琼给你送点药过来,顺便让他把医生也带来,好好上药好好养伤。”明娜叮嘱完,才拿起包转身出门,大概还是不太放心,重又回头道,“不许出门!”


“……知道了。”


送走经纪人这尊大佛,王俊凯整个人泄了气般坐倒在沙发上。


掏出手机,距离他给王源发出那条短信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多小时了,王源却丝毫没回复。


不死心的又发了一遍,王俊凯忐忑地等待了十多分钟,一边安慰自己王源很忙,一边又满是失落。


他知道王源在回避。


此时,王源正坐在家中发呆,思考到底该如何回复王俊凯的问题。


“你说的喜欢还算数吗?”


人怎么就能这么冲动呢?王源不止一次的思考这个问题,如果不是因为被王俊凯救他时的样子帅到了,不是因为被王俊凯救他时的那股狠劲震慑到,他根本不会脱口而出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感情。


什么叫做喜欢还算数吗?


都说出口了,又怎么能不算数呢?


但是……


王源再度叹气,他之前跟王俊凯说的考研是真,但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考研。他的导师是非常有名的音乐教父,给他写了一封推荐信给国外一所非常有名的音乐学校,所以不出意外,他将在几个月后离开中国,至于还回不回国,就要另算。


更何况,就算他回国了,王俊凯那时说不定都已经忘记他了。


缤纷多彩的演艺界,王源不过是王俊凯人生当中的一个过客。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王源收回游离的视线,来电显示是王俊凯,第一通他没接,直到第二通再度打入,他才接了。


“喂?王源吗?”那头的人似乎很惊喜,语气微微上扬。


“恩。”王源盘腿坐好,等着那人继续往下说。


王俊凯大概也没想到什么打电话的借口,就只是一时冲动便拨了过来,所以也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说出来:“你……你伤口还疼不疼?”


“还行。”王源闷笑着回答。


王俊凯有些懊恼,半晌才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


“为什么?”颇有些诧异,王源没想到王俊凯会这么问。


“因为我给你发了那个短信。”王俊凯回答,“搞得我穷追不舍似的,虽然确实是……”


“没有。”王源认真答道,“我没觉得你穷追不舍,只是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


“好。”王俊凯心中的巨石落了地,总算踏实了。


“王俊凯,你真的是我见过最平易近人的艺人了。”


“有吗?”王俊凯反问,其实他也只是对喜欢的人这样而已。


“有。”王源想了想,补充道,“或者说,在我面前的王俊凯,真的很温柔。”


电话那头的人安静了一会儿,轻轻吐出三个字:“那就好。”


王俊凯不再对短信的问题锲而不舍地追问,王源也轻松的和对方聊着普通的话题,就像是普通朋友一般分享生活上的喜怒哀乐。


挂断电话时,王源沉重的心情得到了缓解。


世人总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并不是没根据的。


 


第二天上午九点整,耀天大会堂——


王俊凯坐在化妆室中,任由造型师给他摆弄头发,八卦的造型师还询问了王俊凯额头的淤青来源,王俊凯戏称不小心磕到的,造型师表示伤口是男人的勋章,不管怎么样他都很帅,王俊凯对此不做评价。


他一大早就换上了超肥的一件上衣,完全遮住了手上的伤口,就算露出来一丝丝手指上的绷带,也可以说成是造型要求。


记者会九点二十分准时开始,王俊凯坐在副坐,他左手边就是耀天娱乐的执行董事,颇上年纪的地中海发型,但是穿着打扮非常时尚,回答记者提问时更是思维清晰,丝毫挑不出错来。


轮到王俊凯发言时,他只需要把前一天明娜给他准备好的稿子背出,营造一个完美的“感恩者”和“受害者”形象。


感恩前公司在栽培他、培养他时的一切付出,感恩前公司对他长久的陪伴。


充当一位,BBoom组合解散,他作为队长,作为在前公司时间最久的人,力抗各种组合内的流言蜚语,调节组合成员纠纷,最后在合约到期、BBoom组合发展面临瓶颈时,不得不选择退出的受害者。


每一句话都没错,但连起来,王俊凯却觉得,错的挺离谱。


因为他和前公司并不是合约到期,而是他单方面违约,BBoom组合也不是发展面临瓶颈,而是就该解散了,根本发展不下去了。


说的都是台面话,说的都是套话。


但谁不爱听这些呢?


前公司拿到了巨额违约金,压榨完了他最后一丝价值,面对耀天娱乐这个娱乐圈巨头,它自然更乐意丢开他这个没有任何背景的艺人,转而发展背景强大,投资公司的股东儿子刘胜成。


礼貌地背完明娜准备的稿子,王俊凯微笑道:“很多人都比较关心我未来的发展方向,我和耀天的各位老师商议过,决定还是继续走歌手路线,有好的机会,也一定会参演电视剧、电影。”


“下面各位记者可以自由提问。”明娜代表王俊凯,接了话茬,“王俊凯会在这里认真为大家解答疑惑。”


 


王源坐在沙发上,看着王俊凯的这次记者会,隔着屏幕观察他脸上细微的表情,判断对方是否开心,有没有受委屈。


在看到记者提问在音乐方面的想法时,王源看到王俊凯露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笑容。


问到对未来的期盼时,王俊凯眼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王源总算是放下了心,看来对于新公司,王俊凯还是挺满意的,而且新公司确实不错,他有仔细了解过,适合现在的王俊凯。


手机铃声响起时,王俊凯的记者会已经接近尾声。王源看着来电显示,还是下定了决心。


“老师你好。”


“王源啊,上次我跟你提的那件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校方说了,只要你通过他们的入学测试,后续的事情都不需要你操心,他们会和国内学校对接好。”王源的导师语重心长道,“这真的是个很好的机会,千万不要放弃了。”


王源知道这是个好机会,其实在他的导师第一次提出来时,他拒绝过一次,但现在,他突然就不想拒绝了。


没有钱没有权没有势的他,不多努力一点,怎么能赶上不断发光发热的王俊凯呢?


“老师,谢谢您给我这次机会。”


导师本来还想继续劝下去,因为距离答复外校方的时间迫近,王源却迟迟不松口。却没想到听到的是对方的感谢,一时有些摸不清对方的想法:“你的意思是?”


“我想,我还是不该放弃这次机会,所以我会好好准备考试,请老师放心。”王源认真道。


“好,好!”导师非常欣慰,“我现在帮你去做答复,后续校方的人还会和你见面聊一聊,到时候可要好好表现!”


“好的。”


挂断电话,王源看了看书桌上摆着的照片,手指轻轻抚过,轻声道:从来都没有过不算数的时候。

评论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