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南墙》03

Love_live_laugh:



阿阿阿阿玛Ww:



02








03.




王源的学校不远,开车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你待会去哪里?”王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车里的装饰都很新很干净。




“我直接回公司宿舍就可以了。”王俊凯踩下刹车,刚好遇到一个红灯,再过一个路口,王源的学校就到了,“倒是你,现在不是暑假吗?你怎么会还在学校?”




“暑期实习。”王源道,“本来学校要求所有大四学生都要去实习,然后给学校递交一份实习协议,如果不愿意去实习的,就留在学校参与暑期实验。”




“挺麻烦的。”王俊凯点点头。




“你马上也是要上大学的人啦,还是要对美好的大学生活充满期待的。”王源想起自己刚进大学时的兴奋与紧张,还是很怀念的。




“那你呢?”王俊凯问道,“你大学毕业打算做什么?”




王源没料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颇有些讶异地指指自己:“我吗?”




“恩。”眼见着王源的校门离得越来越近,王俊凯突然就有些舍不得他下车了。




王源笑道:“我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其实我报了研究生考试。”




王俊凯将车开到校门口,并不打算刹车,而是想把王源直接送到宿舍。




“你们学校可以开车进去吧?”王俊凯放慢车速询问道。




“可以。”王源点头,“其实我自己走进去也可以的。”




“没关系,都送到校门口了,不差这一段距离。”说着,王俊凯直接把车开进校门。




“那就麻烦你了,我宿舍楼离校门确实挺远的。”王源的学校本就是名校,地方更是众所周知的大,很多外地人都把这所大学校园当做是一个有名的旅游景点。




因为是暑假,学校里人不多,王俊凯一路开下去都没遇到几个学生,不过快到校园超市时,却被拦住了。




宿舍区是学生集中地,车辆不允许开进去,所以都在路中央摆了石球。




王源一手搭在门上,一边道:“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




王俊凯点点头:“好,对了,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




刚准备下车的王源愣住:“怎么?”




“朋友难道不应该互换联系方式吗?”王俊凯笑着晃晃手机。




王源低声笑了下,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输进王俊凯手机中的通讯录里:“微信号和手机号一样。”




“好的。”王俊凯点头,“到宿舍告诉我一声。”




“拜拜。”




 




目送着王源走远,王俊凯发动车子,准备开车离开。




余光瞥到几抹身影,眼中闪过诧异,看着那几个人手里拿着棍棒一类,跟在王源后面,王俊凯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眼见着路上没有其他的人,王俊凯冲下车往王源那处跑去。




王源往宿舍走有三条路,一条是操场边直走再拐到宿舍楼下,一条是从校园超市那边走过去,最后一条便是在两个校园超市之间的通道中通过。




因为宿舍楼离通道那条路更近,王源理所当然地跟往常一样走了这条路。可刚过了宿舍楼之间的绿化草坪跨进街舞教室旁边的路,就被人堵住。




“先荣?”王源看着面前的瘦巴巴的男人,再看看周围人的阵仗,就知道今天不能善了。




“好久不见啊王源。”先荣凑上前,眯起的眼睛里满是恶意。




王源嗤笑:“好久不见倒不至于,不过这么几天没见,你倒是本事见长,都敢来堵人了,我是不是该给你鼓鼓掌?”




大概是王源脸上丝毫不见恐惧,先荣脸色更难看了几分。




拍了拍王源的脸,先荣阴恻恻道:“那十八线小明星那么牛逼?把你迷得失了智?你不再是个同性恋吧?还是恋童癖?喜欢个刚满十八的小明星?”




回答先荣的是王源的拳头,夹着劲风狠狠砸下去,砸的先荣从嘴里吐出一口血。




“我草你妈!”先荣骂完人,身后的一群人像是得了令一样,疯一般涌上来,铁棍雨点般砸下。




王源只是抱头,并不反抗,却也一声不吭,他知道自己今天逃不过。但揍了嘴里放臭屁的先荣,王源觉得特别爽。




先荣在一旁看着被揍得出血的王源,本来想大笑,却在看到对方锃亮的眼神时,吓得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那眼神,就像要把他挫骨扬灰一般。




刚想上去补一脚,先荣就被突然扑上来的人影揍飞了出去,脑袋狠狠砸在墙上。




正在揍王源的那帮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傻了眼,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来人狠狠掀翻在地上。




王俊凯一路跑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时,整个人的血液都在发烫,脑子嗡嗡响,什么都屡不清了,只想把那些打王源的人往死里打。




等到回过神来,王俊凯感觉自己被人安抚着,脸被一双手轻柔地捧着,仿佛一切怒火和躁动都平复下来。




喘着粗气,王俊凯眼神聚焦在面前的人身上,王源虽然额头还有血迹,脸上沾着灰尘,但眼神却亮的不得了:“我没事,我没事……”




王源不断重复这三个字,他没想到王俊凯会跟过来,更没想到王俊凯像是从天而降的英雄一般,帅的不行。




王俊凯松开手里的铁棒,这才意识到自己握铁棒时真的太用力了,手心甚至磨出了血,手指因为固定的动作,一时无法伸直。疼是必然的,却比不上看到王源一头一手的血。




他要吓死了,真的要吓死了。




一把将王源狠狠地抱进怀里,王俊凯什么话都不敢说。他现在想想都后怕,要是自己刚刚没跟过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王源被抱了个猝不及防,本来要掉不掉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不是难过,只是觉得王俊凯真的太帅了。




十八岁的王俊凯真的真的太帅了。




“王俊凯。”王源轻轻唤了声。




王俊凯声音哽住,尝试了好几次,才发出一个音节:“……嗯。”




“我果然真的很喜欢你。”




 




————




 




“嘶……”王俊凯抽了口气,脸都皱到了一起。




王源抬眼看了看他,笑道:“现在知道疼了?”




“……没有,不疼。”王俊凯撇撇嘴,努力忍住。




王源嘴上调侃着,下手却轻了很多。其实王源身上没有太多伤口,大多是淤青和擦伤,只要配上外敷的药油按摩,用这么一个月就能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王俊凯的伤口就有些吓人了,大概是拳头用力过猛,指关节都翻了皮见了肉,手心也磨掉了很大一块皮,额头还有被人用棍子砸伤的淤青。




一对多,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知道疼就不该这么冲动知道吗?”王源忍不住道,“我没事的,就是被揍两下而已,他们不得趣就散了。”




“可是……”王俊凯还想反驳,却被王源打断。




“而且你知道吗?我本来想的是,被揍两下然后我跑去他导师那边控诉一下,或者向院方举报一下,他就不用考研了,可以直接退学了。”




“那一片没有监控。”




王源张了张口,一时没想到反驳的理由:“也对,那里没有监控。”




“你刚刚说喜……”




“王俊凯。”王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几乎是立马打断了王俊凯的话,“你和我不一样。”




王俊凯皱起眉,他不能理解王源为什么要说这句话。




“你和我不一样。”王源脑子冷静下来后,已经不如之前那么冲动,真正开始担忧起来,“你是明星,我只是个普通人,我随随便便就能把这件事摆脱掉,但是你不可以。你才十八岁,你还有大好的前途,这件事如果被爆出去了,一定会成为你人生的污点,所以……”




“不是污点!”王俊凯的语气中带上了愤怒。




“什么?”王源愣住,连擦药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我说我去帮你不是污点。”王俊凯恶狠狠道,“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




王源心中涌上一丝感动,但理智最终占据上风:“你这些伤,回去要怎么跟你的经纪人解释?”




“……”被戳中要害,王俊凯没吱声。




“疼不疼?”王源帮王俊凯处理完手上的伤口,一一包扎好,心中刺疼。




话题再度回到一开始,王俊凯却不再回话,脸色很不好看。




王源站起身,拿过药酒,帮他按揉额头的淤青。




大概是站位的关系,坐在床上的王俊凯觉得面前站着的王源很是遥远。




额头一阵阵的疼,王俊凯眼睛也眯了眯,他突然就看不清王源的心思了。




前一刻说喜欢他的也是王源,现在把他推开的也是王源。为什么人心要这么复杂?




“好了。”王源收好药酒,关切地问,“现在有没有好一些?”




“……谢谢。”王俊凯目光追随着对方的动作,喃喃道。




“谢什么?我都没跟你说谢谢呢。”王源笑道,“要不要留下吃顿饭再回去?”




“……好。”王俊凯点头。




两个人从学校跑出来之后,直接回了王源在校外的一套房子。平时王源都住在宿舍,只有假期才会回这个房子住,王俊凯和他都受了伤,尤其是王俊凯,他不可能把人带去医院,学校医务室也是没有人的,所以干脆带回家了。




王源曾经跟随学校社团组织的援藏活动去做过志愿医生助手,所以懂一些医术,处理这种打砸伤口还是可以的。




王源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但他知道轻重,所以不甚在意。本想下厨的他却被王俊凯拉住:“你身上还有伤,不要做饭了,我来做。”




“你做什么?你手上不也有伤吗?”王源挑眉。




两个人半斤八两,大眼瞪小眼后,还是掏出手机点了外送披萨。




等外卖的间隙,王俊凯在王源的允许下,随意参观了一圈王源的房子。




地方不大,估摸着也就七八十平米,但装修的很新,黑白冷色调夹杂,所有家电都很实用不拥挤。两室一厅的地方,小房间被王源改成了书房,里面是满满一书架的书籍,有不少都是现在根本买不到的几毛钱的老书,桌上随意摆着一些乐谱。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嗯?我学音乐的。”王源笑笑。




王俊凯眼中闪过惊喜:“那很厉害啊!”




“一般吧?”王源提及自己的专业,拘谨了很多。




“不过,音乐系要考研的话……”




“我本不打算考研,但是导师给了我一个推荐名额,他说我可以试试。”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点原因,另一点原因王源清楚,就在面前的人身上。




“那你好好加油。”




“承你吉言。”




吃过饭,王源把王俊凯送到停车场,和对方道了别后回到楼中。




等电梯的期间,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着短信上的内容,王源叹了口气,没再回复。




 




坐在车中等了良久的王俊凯都没等到短信的回复,颇有些委屈,咬了咬牙开车离开。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