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医魂摆渡

Love_live_laugh:


坏人。:



33




手腕部传来的微凉触感让王源有一瞬的恍惚,这感觉似乎有些不太真实,眼前拉着他往前走的男人身形高大,肌肉匀称,完全同两年强病床那奄奄一息憔悴不堪的摸样判若两人,蓝色的更衣室大门被打开,里面没有开灯屋内一片漆黑,直到自己被一股重力拽进去,王源这才立即清醒过来,男人松开了手,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微弱光线下他依旧同几年前那般不苟言笑,俊美的五官既熟悉又有点陌生。




他想象过无数次的见面场景,却从未意料会以今日这种方式相遇。




荒诞而好笑。




“要我从哪里开始和你解释?”王俊凯看着他,终于开了口。




“为什么明明醒来了却一直同王玖瞒着我?”他抬头对上那人漂亮的桃眸,语气中隐隐带出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怒意,“瞒我很好玩?”




“不是。”




“我需要原因。”




“要听真话?”王俊凯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眸色暗了下来,在他还未反应之际开了口,“因为不能比你差。”




王源一怔,神色惊愕。




“我并非故意不告诉你。”王俊凯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昏迷三年,苏醒时完全没办法支配这幅身躯,轴轮如果不上油迟早因为生锈报废,人也一样,三年多未进行任何锻炼,肌肉会萎缩,体质会减弱,我需要充足的时间进行修复,当时也想过告诉你,但考虑到你会担心便暂时没让王玖告诉你。”




“你想多了。”王源瞥了他一眼,波澜不惊的纠正道,“我不是女人,担心你做什么?某种层次上,你只是我的病人,我关注病情发展而已。”




“那的确是我多想了。”沉寂了片刻,王俊凯出乎意料的回了声,继续道,“你参加学术交流会的事我也看到了,按照成峰本人的习性我想他应该会对你下手,只是没有预料到聪明的你会掉入他的陷阱。”




“……”王源凝固了几秒,随后他斜了对方一眼,即便脸上表现的再从容不迫,但心底的那把火着实被王俊凯这话烧起来了,他脸色有点黑,“失策了。”




“总之…”王俊凯黑色的眸色深了深,“这几年来辛苦你了,还有…”他抬起手,揉了揉王源有些蓬松的头发,温声道,“谢谢。”




王源身体一僵,诧异地抬头看向他,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了。




“我曾经一度以为自己真的要面临死亡了,但真的很庆幸能遇到你。”




王源的眼睛忽然微微睁大。




“如果没有你,在一定程度上,这个世界应该就少了个叫王俊凯的我。”王俊凯似乎很享受掌心柔绒般的触感,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能活着和你一起上台手术,很好。”




王源颇为意外的眨了一下眼,微微发怔。




“所以你要不要…”王俊凯低下头,嘴角出现一丝温暖笑意,同他平时不苟言笑的摸样大相径庭,深色的桃瞳在黑暗中凝视他。




王源下意识绷紧了神经,他的脑子现在有点懵,男人好听的低醇嗓音在耳萦绕,好像有一连串微麻的丝丝电流蹿进了身体里,迅速地酥麻掉他为数不多的清醒,他很努力的想把这类异样的感觉从脑袋里甩出去,却发现徒劳无功,黑暗中男人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在鼻尖扫荡,那还留在口中未说出的半句吊足了胃口,修长五指微微攥紧。




而后在他即将溃盘而弃之时,王俊凯靠近他,松开了手,“做我固定的手术搭档?”




“……”王源一下清醒过来。




“这几天我会把成峰的彻底处理干净,没有问题的话直接回手术室,你愿意的话,可以考虑和我组搭档。”男人温柔的眼神将他包围,口袋中的手机却不适时打乱了这片气氛,他一愣,看了手机屏幕一眼,神色恢复冷漠,“我先接个电话,等我下。”王俊凯说完,便出了更衣室,大片刺眼光线突然闯入视线,王源眯起眼,直直地盯着不远处那人的背影,他有些半麻的神经缓了一会,随后别开视线颇为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没睡好,肯定没睡好。”他疲惫地往衣柜上一靠,幽幽叹了口气。




那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真是可怕。




 




没过多久,王俊凯便挂了电话,他刚要折身回来就见王源依靠在更衣室外的墙上,望着不远处的窗户发呆,大抵是感受到了这端的视线,王源收回视线,转回头来,他本身就长得清俊儒雅,身上自带的清冷气息更在一定程度上将他的俊雅升华了一个度,王俊凯别开视线,平静的眸色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想去看下现场。”王源走上前,“毕竟比赛还没结束。”




“嗯,我正好去趟马彪的办公室,估计是成峰的事。”王俊凯看着他,声音听不出温度,“把你手机给我。”




王源疑惑地看他,张了张嘴想说话,但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老老实实地掏出手机递过去,十一月的微冷空气在走廊来回流窜,毕竟不是在恒微的手术室内,王源一袭短袖手术衣暴露在这个季节的寒气之下,难免被冻凉了手臂。




指尖不经意在递交手机时触碰掌心,王俊凯平静地接过手机,随后快速在手机联系人上加上了自己的名字和号码,最后还给他,“结束了和我联系,我送你回去。”




“我一大男人就住医院,不用送。”王源接过手机冲他微微斜了斜唇角,拉开两人的距离,“明天上班见吧,早点休息。”




他刚要径直离去,却被王俊凯握住了手腕,身体蓦地一僵。




“有啥事能不能别老拉我?”他下意识脱开王俊凯的手,吸了吸有些被冻红的鼻子,“快去把成峰的事解决了。”




视线还没焦距定位,鼻尖就传来浓浓的消毒水味,一转眼身上便已经罩上了王俊凯脱下来的白大褂。




王源一愣,“你…”




王俊凯平静的开了口,“别感冒。”说完便转身离去,身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高大背影一下跑进了他的视线。




王源拉着白大褂的手微微一紧,随后他犹豫了会,低头将罩在身上的白大褂穿了上去。




 




回到手术室时,学术交流会第二场赛事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他还没完全进场就被眼尖的王玖一把拉到角落,那人激动地快要扑到他身上,“小源儿好久不见啦!”




王源的太阳穴跳了跳,一把拉开两人的距离,“麻烦把小这个字去掉。”




“好的呀,源儿~”




“……”




这两姐弟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很像的,王源这样想。




“对啦,俊凯呢?”王玖探着脑袋朝他身后看,紧盯着手术大门,“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王源斜了眼手术台,淡淡回应,“去处理成峰的事了。”




“这样啊…”王玖努了努嘴,将视线收回来,突然她的眼睛亮了亮,激动地压低声音,“你…你…你们…”




王源一愣,回头看她,这才发现她的目光一直紧盯着他身上的白大褂,王源低头看了眼,平静道,“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王玖干笑着收回了依依不舍的目光。




在下一波观摩室外观众的惊呼中,王玖好笑地嘀咕了一句,“王俊凯这小兔崽子的洁癖和放狗屁似的…”




王源,“……”




 




学术交流赛第二场,来自A市大名鼎鼎的沈飞似乎发挥超常,在继王俊凯王源联合术后再一次引发了全场的惊叹,他的手术技巧一向以快准狠来形容,像是豺狼野豹的凶狠手术风格独树一帜,相较于王源的精细迅猛,那他就是凶横的对立技巧,那位来自新加坡的Clarence医生,明显被他压制在手术台上,毫无招架之力。




全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




 




不得不承认,沈飞的个人能力很强,王源眯了眯眼,那人的攻击性极强,尤其是手术时周身散发着野兽的气息,手术时恰到好处的刀腕力量却控制的很好,心脏冠脉搭桥术讲究的是轻巧细腻,但沈飞却另辟蹊径以野蛮而迅猛地手法在所有人的质疑声中完美的呈现了手术效果,异常灵活的手腕控制力在缝合上也加了分,但在一定程度上,他的实力和王俊凯相比还是差了很大一截。




王俊凯的手法没有规章,完全根据自身天生的想法进行,游刃有余中刀刃锋利,像是被赋予了灵魂般,充满生命力。




突然记起那人想同自己做固定的手术搭档一事,王源有些犹豫的蹙眉,面对那样的王俊凯,他总觉得自己有些危险了。




观摩室外又传来一阵惊叹的掌声,王源这才回过神来,沈飞那组率先完成心脏冠脉搭桥术,他抬头看了眼时间,脊背微微一震,好快。




手术台上那抹领头的身影在掌声中去掉手套和口罩,沈飞格外绅士冲场外的观众鞠躬表示谢意,那双过分妖艳的丹凤眼将他整张脸的帅气提了一个度,观赛的群众均纷纷感慨今儿一天全在看帅哥医生做手术,一个是手术界帝王,一个黑马撒旦,再接着是这位野兽王者,真是饱尽眼福。




“这个沈飞挺厉害。”王源看了王玖一眼,“速度很快。”




心脏手术在保证质量的同时竟能提到那个速度的确很厉害。




“嗯,俊凯几年前也说过这小子能力不错。”王玖照着手机屏幕,边抹口红边补充道,“就是这人行事狂了些,要是没有引导好,难保以后变成成峰那类人,对了…”她放下口红,一脸警告的凑过来,“你离他远一点啊,这人…平时作风不怎么样。”




王源看着她,没有说话。




“怎么啦?那么看我?”王玖一脸疑惑的歪了歪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立马换上娇俏的摸样往他身上靠,“是不是突然爱上我啦?也对,我承认我长得比较美,还是老话,我不介意姐弟恋,嘿嘿…”




王源朝后退了一步,然后在王玖那张血盆大嘴下说出了心声,“口红涂出去了,还有…”他顿了顿,“我介意。”




王玖,“……”




 




第三场交流赛由于C市的李远华主任家中突然丧偶,自然来不了现场进行比赛,只得由候补选手上场对战来自韩国的韩俊东,无奈两方实力太过悬殊,韩俊东轻松胜出,取得本场胜利。




有了前面两场比赛的明显对比,这第三场比赛群众兴致不高,愣是安安静静看完了全程,最后给予敷衍性鼓掌算是了事。




三场比赛全数结束,评委宣判最终结果。




已经有些困意的王玖立马清醒过来,激动地将同样看乏的王源叫醒,“快快快,宣布结果了!”




王源慵懒地睁开眼,尤为疲乏的嗯了声算是回应。




 




临时代替马彪上场的总评委迈着步子上了手术台,然后在所有人的期待下交出了让大家都满意的评判。




“经我方十位评委一致讨论,现做出如下结果。”年过五十的总评委嗓音洪亮,在所有人瞩目下开了口,“恭喜来自S市的黑马王源夺得冠军!那么亚军为来自A市的青年医生沈飞!而同样让我们用掌声送给来自韩国的韩东俊医生获得季军!让我们热烈欢迎他们上台领奖!”




台下雷声轰鸣,王源还没完全从嗜睡中爬起来就被王玖推推搡搡上了领奖台,后面的事无非就是走一个领奖流程,他也记不大得多少,只记得在明亮的灯光下,自己手里被塞了好多奖状和礼盒,随后又被拉着拍了好多照,所有流程过后,这场盛大的学术交流赛终于圆满结束,送走了念念叨叨的王玖,王源换了便衣,他将手里的奖状还有那张存有好几万的医学基金放进纸袋子,准备回宿舍。




结果刚出了门诊大楼,前往宿舍楼的路没走多远,就被一声陌生的声音叫住脚步。




王源转过身,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有些面熟的男人,那人披着一件黑色风衣下着深色牛仔裤,踩着一双马丁靴朝自己走来,沈飞走到他面前,礼貌地朝他伸出手,“恭喜啊,今天手术很精彩。”




王源注视着眼前的手,迟迟没有动作,他只是淡淡回应道,“谢谢。”




男人那双如毒蛇般掠食的漂亮眼睛一下就让王源想起了对方就是那位颇有实力的沈飞。




沈飞似乎并没有在意王源的冷漠,他礼貌着将手不露声色地收了回去,笑道,“真的很难想象,不近人情的手术界大神王俊凯竟然会屈尊点名做你助手,再说他消失了四年,今儿一下出现还真是让我惊吓不已,你们的手术配合可真惊艳,没有早点遇到你,我还真有些后悔。”




“谢谢。”王源客气的疏远道,“还有什么事吗?”




沈飞礼貌性地笑了下,“不瞒你说…”他挠了挠头,“我的手机没电了。”




“手术室有备用充电线。”




“我错过了回A市的车,现在无家可归。”




“医院附近有酒店。”




“实不相瞒,我身份证丢了。”




“……”王源看了他一眼,冷漠道,“无能为力。”




说完便要转身离去,似乎不想和他多耗时间。




“等等等等。”沈飞跑到他前头,嘴角倾斜,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你看这样好不好,能不能可怜我一下让我留宿你那里一晚,明儿一大早我就走。”




王源看着他,“沈先生,请自重。”




面对这样的拒绝沈飞似乎没有太大的意外,他依旧保持着嘴角的笑意,“那可以给我你的手机号吗?”他拿起手机摇了摇,“你放心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打扰你的,就是今天看了你手术后,想着今后有临床问题可以和你沟通,我这样的请求…你不会也拒绝吧?”




王源看着他手机,沉思了一会,“你不是没电了吗?”




“剩下的百分之五就是专门留给你的!”




“……”




王源蹙了蹙眉,觉得这人的确如王玖说的那般,个人作风的确不一样。




最后忍不住那人的絮絮叨叨,王源交出了手机号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沈飞笑着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王医生晚安呀!”




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男人如毒蛇般的猎捕视线紧紧锁定。




 




忙了好几天,比赛结束也已经接近晚上,王源疲惫地出了电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沉思了会,随后又摇了摇头将手机放回了衣兜内,继续朝自己的宿舍走,一拐弯,这才发现有人站在走廊之间,昏暗的灯光下,那人突然转过身来。




“过来。”




是王俊凯。




 




王源体内的警报器似乎又响了起来。




 




 




 




-TBC




 




 


评论

热度(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