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医魂摆渡

坏人。:



34.


那人就站在走廊之间,一半暗色光线被遮挡,看不出脸上的表情。


王源几乎是下意识地走了过去,直到在王俊凯一米外站定,他回过神来,这才慢半拍的警觉到自己过分听话了,提着纸袋的右手一紧,他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里。”


周围的气氛很诡异,王俊凯虽以往话少也不会主动开口,但直觉告诉他这人好像和以前有些细微的异常。


微弱光线下,那人毫无波澜的视线内似乎隐隐掩藏着什么,好像只差一个燃点就能迅速爆炸,感知到危险的王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他盯着王俊凯轮廓完美的脸,打算先行撤离,“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


说要便迅速地贴着走廊另一侧刚要掏钥匙开门。


“离沈飞远点。”王俊凯突然开口,声音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他拿着钥匙的手一顿回过头来,“你看到了?”


“只是不小心碰到。”王俊凯走上前,自然地拿过他手里的纸袋子,将里面的奖状拿出来翻了两页,眯起眼,“那人,私生活乱的很。”


“我和他不熟。”王源自觉好笑的斜了嘴角,“我是个男人,他再乱也乱不到我这。”


王俊凯直视着他,眸色一沉,“他性取向不明。”


“……”王源嘴角的笑意有些变僵,“我可没有那种本事让男人看上我。”


王俊凯翻着奖状的手一顿,没有接话。


廊道瞬间安静下来。


“不说这个了,成峰那边怎么说?”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绕圈子,王源岔开话题,“招了么?”


王俊凯沉默地从衣袋里拿出一把钥匙,转身开了对门公寓的门,随后,他在王源的惊愕视线下开了口,“进来说吧。”


廊道内扫过一阵彻凉的风流,半开的门被完全打开,含有警告意味的低醇嗓音清晰响起,“我不喜欢沈飞,所以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


其实他和沈飞真的不熟,王源暗自悱恻。


王俊凯这人,越发琢磨不透了。


 




“前阵搬家的就是你?”王源站在门口,似乎想到了什么,挑高了一侧眉,“我记得那次看到的是位女性?”


屋子很宽敞,他站在门口将整个客厅看了个透,米黄色色调将整个视觉放大化,偏向欧式简约的装修很符合主人的格调,占了一大半墙壁的落地窗被银灰色条纹窗帘遮住了部分窗外夜景,家具齐全,大抵是刚搬家的缘故,屋内的窗户还半开着,凉风混着淡淡的百合清香相互流窜,这样细心的装修不像是王俊凯能设计出来的,他不动声色地往屋外退了一步,还是不打扰了。


“王玖叫的设计师。”王俊凯刚关上几扇窗户,他扯开衬衫领口的两个纽扣,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副金色细框眼镜习惯性往鼻梁上一架,这才转过头来,“怎么不进来?”


王源站在门口一怔半天没反应过来,终是没见过那人戴眼镜的摸样,他到底有些说不出的不适应,脱鞋,换上门口鞋架上的蓝色地板鞋,他还是走了进去,往餐桌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王俊凯似乎没了之前的不正常,倒了杯温水,递到他面前。


“吃晚饭了吗?”


“没。”他饮了口水,这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自己还真有点饿了。


“那我点外卖。”王俊凯拿起手机迅速上了外卖APP,“刚搬家冰箱里还是空的,你将就下,改天给你做饭。”


王源拿着水杯的手一抖差点倒翻。


王俊凯抬起眼,“怎么了?”


“没…”他假装镇定地别开视线,低头又喝了一口热水。


王俊凯嘴角似乎露出了一点笑意,复又低头点起外卖。


 


外卖点的都是医院附近的店面,几道家常菜就足够填饱两人的肚子,考虑到王源的食量,王俊凯在米饭上多加了一份,迅速填写地址和付款,系统显示半小时后即可送到,他放下手机,这才发现王源已经默默喝完了一杯水,他起身又给倒了杯,灯光下的金色眼镜闪着光芒。


“谢谢。”王源看着被倒满的温开水,开始转入话题,“成峰的事怎么说。”


“他不承认。”王俊凯将一盘洗好的葡萄放到他面前,随后坐了下来,“说我没证据不能对他怎样。”


王源皱了皱眉,“他为人狡猾,的确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这人压根不会认罪。”


“所以我和他说明天给他证据。”王俊凯抬头看了他一眼,摘了个葡萄递过去。


“你找到证据了?”王源接过葡萄,熟练的捻出果肉往嘴里一丢,“我套了他两年都没套到最直接的证据。”说完,吐出两粒葡萄籽到纸巾上。


“嗯,找到了。”王俊凯道,“明天你和我一起过去,毕竟也是当事人之一。”


王源揪了颗葡萄丢进嘴里,“可以。”


他也不用再多问什么,单从王俊凯的言语上就可以完全得出证据那块已经被掌控,他也无需过多担心。


成峰就算抵死不认,面对法律的制裁估计也再无话可说。


“王源。”


“嗯?”他回过神来,这才抬头看向王俊凯,“怎么了?”


“葡萄别吃多了,等下还要吃饭。”


王源咬了一半的葡萄还在嘴里,顿了下,这才瞥见自己面前一堆吃下的葡萄皮,将剩下的半颗丢进嘴里,他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指尖,泰若自然道,“……嗯。”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紧接着是外卖员高亢的叫喊声。


外卖效率还挺快。


王俊凯起身过去开了门,王源顺手将桌上的葡萄皮清理干净,见那水果盘里还剩下最后两颗葡萄,他犹豫了会,在王俊凯回来之前都丢进了嘴里,不能浪费。


王俊凯拎着袋子回来时便看到桌上空了的水果盘,他看了王源一眼,那人正一脸如常地接过他手里的袋子,从袋子里拿饭盒,看来是真饿了,眉眼隐隐泛上一点温柔,他顺手帮忙开了餐盒的盖子。


四菜一汤,三盒饭。


“三份饭?还有人要来?”


王俊凯将两份饭推到到王源面前,“你食量大,都是你的。”


“……”眼前两大份白米饭散着热气,王源拿着筷子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猪。”


王俊凯夹了点土豆丝,低笑着吃了一口饭,“快吃吧。”


王源闻着菜香,毫不客气地夹了块排骨送进嘴里,一天没吃饭,的确饥饿过了头,往常工作性质的不稳定,他也常有一顿没一顿,还给自己整出了胃病,如今能安安静静坐在餐桌上准点吃着热饭的感觉也还不错。


他斜了眼正低头吃饭的王俊凯,金色的细框眼镜将他周遭本就冷冽的气场遮盖住了一部分,柔和了具有侵略性帅气的脸庞,整个人看起来温柔了许多,挺适合的,他面色不改的别开视线低头扒了口饭。


两人吃饭的时候极少说话,王源一下就扫完了一盒米饭,他舀了口汤,见还有半盒牛蛙犹豫了会,随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将第二份米饭盒盖拆了,转而攻占那盆泡椒牛蛙,王俊凯似乎没怎么吃菜,但手里的米饭却被吃的干干净净。


将最后一块牛蛙扫荡完毕,王源这才满意地放下筷子,剩下半盒实在吃不下的米饭,王俊凯倒了杯大麦茶给他,随后收拾桌上的餐盒,扔进了厨房的垃圾桶内。


王源用纸巾擦了擦嘴,大抵是吃的太撑,他有点不适地微微蹙眉,靠在椅背上喝了口热茶,抬头看了眼时间,他觉得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胃部隐隐传来的痛感很清晰的告诉他,自己的胃又开始作祟了。


果然这几日又忘记吃药了。


“还要吗?”王俊凯从厨房内又洗了一盆葡萄放到他面前,他挽到手肘处的衣袖下露出肌肉匀称的手臂,清晰的可以看到上面的细绒汗毛。


“不用了。”他站起身,右手下意识掩住胃部,面色淡定,“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睡觉了。”


王俊凯看了他一眼,“行,明天我联系你。”


“嗯。”胃部的钻痛一阵阵绞在一起,王源不动声色地蹙了蹙眉,胃溃疡,他的老胃病总是出现的不合时宜,拿起桌上的纸袋,他努力保持正常,却还是被眼尖的王俊凯看出了倪端。


“哪里不舒服?”那人走到他面前,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王源疼的眼前一阵发黑,他终是撑不住,面色惨白地捂肚下蹲,倒吸凉气,“胃溃疡,老毛病。”


“药在哪儿?”王俊凯皱起眉忙扶起他往沙发上走,“不行就去趟急诊。”


“没事。”王源额上沁出些冷汗,他躺进沙发,背部弓起两腿蜷缩,形成一个自己可以减缓疼痛的姿势,“我房间有胃药,吃几片就好。”


王俊凯一言不发地从卧室取了块毛毯给他盖上,折身便拿了他衣袋内的钥匙出了门,王源皱着眉额发微湿,胃部的绞痛有越发严重的趋势,大抵是今日又吃辣又吃过量的缘故,狠狠刺激了溃疡部位,现在他倒有点后悔纵容自己贪嘴的坏习惯了。


疼痛逐渐催眠嗜睡,他在模模糊糊的睡意之间,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的声响,随后闻到一阵极淡的消毒水味,身体被轻轻扶起而后靠入温暖的胸廓,“先吃药。”


男人极难抗拒的命令在耳边响起,王源模糊间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正靠在那人的怀里,温暖的热度从后背传来,他有点尴尬地想要保持距离,却被牢牢按住,“别乱动,把药吃了。”


王俊凯倒了两颗胃药递给他,王源拧了拧眉,最后听话地接过药,放进嘴里,眼前递来一杯温开水,他仰头就把药灌了下去。


见人吃完了药,王俊凯取了个枕头,将他放平,关了客厅的灯,湛黑深眸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向他,“睡一会吧。”


胃部的不适隐隐作痛,王源也再没多想的时间,顺从地侧身而睡,闭上了眼睛,药物开始发挥药效,连着几日的疲惫连着一起席卷困意,身体渐渐放松,他不舒服地翻了个身,盖在腹部的薄被脱落,脑袋埋进沙发缝内,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朦胧之间,被身体压麻的左手释然舒展,鼻息间空气一下流通,身体蓦地一轻,随着几声轻微的脚步声,轻软的触感从后背传来,一层温暖的软被盖在身上,他下意识翻了个身,朝被子里拱了拱。


 


醒来的时候,率先入眼的是满室的漆黑,屋内的空调打的有点高,他被热出了点薄汗,胃部的痛感已经消失,他习惯性朝右边床头柜摸索台灯的开关,却摸到一阵温热的触感,他一怔,挺身坐了起来,随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右手被轻轻捏住,温度紧贴着皮肤传入手心,耳侧传来熟悉的低醇嗓音,“醒了?”


台灯被打开,柔和的光照亮了整个卧室,米白格调的陌生装修一下闯入视线,他侧过头,目光定定的看着王俊凯。


男人高挺的鼻梁下,唇色淡而性感。


反应不过三秒,王源脑袋轰然一震,脸颊微热。


完了。


 


TBC

评论

热度(832)

  1. 抹茶蟹圆子坏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