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老师偏头痛(二)

薄荷大白仔:

其他篇章:【话剧篇】 


【冷战篇】 


  今天来到班上时,孙瑜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火药味,再看看平时最活泼的马思远跟班小松,孙瑜才发现这两个人都板着一张脸,而他们的同桌也都各自看著书。


 


  “咳咳,这节课本来是国文,但你们国文老师请假由我代课”孙瑜说完,台下的学生也没反应。


 


  上了一会课,孙瑜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班上实在安静得不象话,停下来点名“王源。”


 


  “哟”王源低声答道。


 


  “你还有马思远跟班小松怎么回事”孙瑜看了眼其他两人。


 


  “没事!”


  “没事!”


  “没事!”


 


  孙瑜看他们三个这么激烈的反应,心里已经确定是出事了,至于出什么事情就可能跟班上那三个祖宗有关了。


 


  “王凯利、王俊凯、邬童,你们三个下课到办公室来。”下课钟响,孙瑜合上课本先走出去。


 


  王凯利率先站起来,正想跟马思远说一声,就看到马思远站起来从口袋掏出暖宝宝扔在桌上,接着头也不回就走了。


 


  王源跟班小松见状也赶紧跟上去,三个人就消失在走廊尾。


 


  “犯病!”王凯利黑脸也不捡起暖宝宝,踹了一下桌子就走出去了。


 


 


  办公室内,孙瑜看着班平时最铁的三哥们,每个脸都比对方臭,像是被欠了几百万一样。


 


  “说吧,怎么了。”孙瑜看这三个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好叫王俊凯先说。


 


  “没事。”


 


  “王凯利你说。”


 


  “没事。”王凯利也偏过头拒绝回答。


 


  “邬童。”


 


  “没事。”


 


  孙瑜看这三人闭口不谈,也不着急,开口道:“我记得隔壁班的班花一直想找王源参加校际歌唱比赛,我要是让王源参加,他也不能拒绝的,是不?”


 


  眼见王俊凯皱起眉头,孙瑜又接着说“这是班小松的棒球比赛报名表,我看邬童你状况不好,比赛应该也没心能应付,倒不如老师帮你们,否决这次的报名机会吧。”


 


  邬童瞪着眼睛就要说,但还是克制住转过脸。


 


  “嗯?马思远这次成绩不错,让他去参加三天两夜小队领导的培训营吧,我记得他一直想要参加来着。”


 


  “不行!”王凯利青筋一条,立刻就出声制止。


 


  “不行?你又不是思远的谁,怎么阻止?”孙瑜挑眉。


 


  “我……”王凯利想到两人现在的关系,咬咬牙还是回了句“反正不行。”


 


  气氛就这样沉淀下来,孙瑜皱起眉来,没想到自己都说到这地步,这三人还是死都不肯说原因,只好挥挥手让他们回去教室上课。


 


 


  到了中午,王俊凯看着王源把青椒夹出来,瞪着眼要王源吃掉。


 


  “关你什么事。”王源看都不看他。


 


  王俊凯气来也不管他,丢一句“爱吃不吃。”就转回去了。


 


  相较于这两人,马思远跟班小松早就跑没影,两人拿了四个饭盒就不知道跑去哪儿。


 


  “靠!马思远还要气到什么时候”王凯利发现自己的饭盒被拿走,没饭吃就干脆趴下来睡觉。


   


  “班小松有毛病啊!”邬童发现自己的也被拿走,踹了桌子就下楼去福利社买吃的了。


 


  隋玉看了眼炸药区的地带,他握住夏常安的手,目光满是关心。


 


  “没事的,我保证他们六个明天来就和好了!”夏常安哄好隋玉后,看了眼张保庆的位置后就继续两人投喂。


 


  而另一边马思远虽然拿走王凯利的饭盒,但放在一边一口也没吃,反之班小松吃的津津有味,一连嗑了两个鸡腿饭。


 


  两人躲在体育室旁边的小杂物室,这是班小松他们棒球训练闲置下来的空间,只放两张弹簧床跟一张软垫。


 


  邬童跟王凯利要找也不会找到这个地方,因为实在不起眼。


 


  “邬童这个家伙竟然这样说我,太可恶了!”班小松边吃边气着抱怨。


 


  “王凯利才过分,他表姊生日我挑的礼物,他竟然说太没诚意,不如不送”马思远想起那一条价值不斐的手炼,被王凯利嫌弃的一文不值他就来气。


 


  班小松想起昨天邬童跟球队在玩游戏,那游戏是无论如何对方说什么都要说那当然,输了就要无条件答应一个大冒险的要求,然后有人就问邬童一句:“你是不是特别烦班小松的聒噪”


 


  “那当然”邬童这么回答,然后班小松厕所回来听到后,直接拿着棒球手套扔了过去。


 


  就是这样了,所以两人就这样冷战起来了。


 


  正当两人躲着抱怨对方时,门口传来动静,两人瞬间禁声。


 


  “马思远,班小松!你们开门!”


 


  “张保庆?”班小松跟马思远对看一眼,决定绝不打开。


 


  “你俩在里面,我张保庆啊!你们的同班同学,我的便当不见了,我知道你们拿了四个,分我一个嘛!”张保庆还在砰砰砰的敲门。


 


  “……”这货来这边要便当?马思远知道不是王凯利叫来找他的就更生气了,坚决不开门。


 


  一会儿拍门声就停了,两人都以为张保庆死心走了,谁知……窗口传来动静。


 


  “哎呀,饿死了”张保庆跳进来拿起便当里面的鸡腿就要吃。


 


  “你!”马思远先反应过来,把张保庆往门外推,可怜的张保庆连鸡腿都没碰到就被推到外面了。


 


  “别这么小气嘛!”张保庆差点被门撞到。


 


  班小松趁机去把窗户关上,确保这边张保庆不会进来才拍拍手上灰尘跳下来。


 


  而后门却被推开一个缝,张保庆从那挤进来,拿起鸡腿啃了一口:“我说你们两个平时吃得也不多,我帮你们吃一个,说起来你们躲在这坐什么?”


 


  “……”他到底怎么进来的,班小松赶紧去关门,然后用柜子赌上。


 


  张保庆又被马思远给推出去,手上还拿着鸡腿。


 


  里面的两人检查过所有的出入口,确保没有漏洞才坐下来松口气,而门口又传来声响,张保庆推开门走进来,拿过饭盒开始吃:“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干嘛不回去教室吹冷气睡觉,非躲在这又热又闷,真的很蠢。”


 


  “……你为什么能进来?”班小松错愕的看着门口。


 


  “哦哦!”张保庆说到这个先是笑了一下,他说“我会开锁,你们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我帮你们开锁!”


 


  “算了,你吃完就走吧”马思远累了,懒得再管他。


 


  “你们刚说的问题太简单了吧,马思远你就亲手做一个东西去,够诚意吧!”张保庆咽下饭给了一个建议,“还有班小松你说邬童那个,输了是什么惩罚啊?”


 


  “……要脱衣服在操场讲台上大喊三次自己名子”班小松懒得追究为什么他偷听他们说话。


 


  “哦,那确实是邬童得错,是我就脱衣服了事,还能展示自己的体魄。”张保庆笑了一下,接着又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


 


  “马思远……”班小松跟马思远对视一眼,都觉得还是别留在这里,跟邬童王凯利吵架也好比跟张保庆待一块好。


 


  “欸?你们要走了啊,那这些便当就给我了哦”张保庆看着两人的背影大喊。


 


  神奇的是,隔天随玉看到那六人又和好如初,觉得他们家常安太厉害了,说什么是什么。


-待续.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