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金主了解一下 36

不是你家大头:

小狼狗凯X总裁源




emmmmmmmm


           ↑


         点开


王源费劲的坐起来穿裤子,一边回答说:“就赶来看看你,没想这样胡闹,结果没忍住,这会儿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晚了,要是赶不上零点,老爷子又要训我了。”


王俊凯感觉有什么哽在心里,一时说不出话来,王源悉悉索索的穿好裤子,打开车子上的顶灯,伸手去够被王俊凯扔在后面的大衣。


王俊凯看他够的吃力,转身帮他拿了过来,王源一边道谢,一边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厚厚的红包:“给你的压岁钱,新的一年健康平安。”


王俊凯侧头定定的看着他,眼神明亮清澈,他拉住王源拿红包的手,没有接过红包,而是一把扯过王源,狠狠的抱住了他,下巴抵在王源的肩膀上,半晌才说:“源哥,谢谢你,你也要健康平安。”


王源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微微推开了些,把红包塞在他手心里,笑着说:“好啦,赶紧上去吧,我要赶回去了,我初五就回来,这几天你在家乖一点儿,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王俊凯点点头,打开车门下了车,王源从副驾开门下来,两人站在车子前头又抱了一会儿,王俊凯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


王源重新上了车,先是回味了下,然后笑出了声来,这小孩儿今晚太热情了吧,是不是一个人在这房子里孤单寂寞的,然后想他了?


不过自己从家出来的时候,无意识的揣着个红包,难道不是潜意识里想来见他么?确实是想的。


王源回去的时候飙上了一百多码,才堪堪赶在零点前到家了,下车的时候脸都是木的,果然男人在贤者时间就应该好好睡一觉,而不是在冬夜里赶路。


一家人都在客厅围着电视机,王阳明低头看了看手表,对着王源说:“你就先别坐了,等时间到了把灯笼挂起来,把礼花放了。”


王源点点头,又转身出去了。


灯笼是早就挂上去的,只要按下电源就可以,礼花还是得王源亲自点,他卡着点,接过佣人的打火机,蹲下身去点着引线。


在烟花冲上天空的刹那,颐和观邸内其他住户的烟花也跟着一起燃放了,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天空此起彼伏的炸开来,王源站在院子里,仰头看着,心绪却飘远了,城市花园不给燃放烟花鞭炮,王俊凯大概是看不见了,不知道他零点会怎么过,想着以后要不要找一年陪着王俊凯过年,离开燕京,找个地方痛痛快快的看一场烟花。


王源有些惆怅,这个想法还真是奢侈,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个舒心的年,想到房子里的一堆人,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除夕夜王修城是不敢闹着回去的,王源再回去的时候,已经上楼回房间去了,王修国跟杨清意倒还坐着陪老爷子,王阳明正拿着手机讲电话,见王源进来朝他招招手说:“过来,你大哥的电话。”


王源快步走了过去,接过老爷子手里的手机,贴在耳边带着笑意叫了声:“大哥。”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沉稳有力:“小宝,新年快乐。”


王源撇撇嘴:“大哥,能不能不要叫我小名儿。”


严肃的男人低笑出声:“不能。”


当着长辈的面,王源没法跟他抬杠,只看转移话题道:“你在那边还好么?年后有没有假期?”王泽抖了抖指尖的烟灰,眼里带着笑意:“挺好的,最近海上不太平,假期是没有了。”王源心提了起来,但是这种事儿不能细问,这是规矩,他语气轻松的说:“好就行,以后时间多着呢,等你回来,我给你接风。”


王泽收起了笑意,一本正经的教育他:“你在燕京,自己注意点,别老跟着郑羚溪和秋......卫秋风瞎胡混。”


“哎哎哎我知道,大哥你忘了我都二十五了么?”


王泽听他这样说,也就没再说什么了,又闲聊了几句,王源把手机还给了王阳明。


电话打完,老爷子也熬不住要睡了,王修国扶着人上去,王源上楼准备回房的时候,跟下楼的大伯在楼梯上遇到了。


王修国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说:“小泽的事,你能办就办,不能办也没什么,我跟你爷爷也说了,这事儿不能压你身上,你还小。”说完不等王源的反应,就下了楼。


王源回房,心里沉甸甸的,要是他大伯跟老爷子一样,找他商量什么的,他还会生出点抗拒的心思,偏偏他大伯一副理解他的姿态,如果王源真的不管,倒显得亏欠了王泽,王源不知道这是大伯真实的想法,还是官场中的驭下之术,只是爷爷跟大伯王源可以不在意,但王泽这个大哥,王源真是没法儿不管。


王源蹙着眉洗了澡,又满腹烦躁的睡了。




-------------------------


王总:我就去看看,我不动,我赶时间。


王总:哇,真鸡儿刺激,不管了,弄一下。



评论

热度(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