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凯源】追人得要厚脸皮

薄荷大白仔:

*红豆文修改后重发


*勿上升真人


*傲娇/忠犬


 


01.


第一次出国,来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家,本以为一切都会如同他想象中的美好,然而事实却……


 


 “Excuseme……”,王俊凯不死心又去找另一个人“那个同……”


 


身边经过的人很多,却没一个愿意停下来。王俊凯有些挫败的挠挠头,看着绿意盎然的校园,他苦笑一下,怎么跟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出入。


 


“欸……”他拖着一大箱行李,站在人来人往的校门口特别突兀,有人经过对他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他,简直是让人郁闷极了。


 


正当王俊凯想要靠自己去寻找教务处,远方一个华人脸孔的人向他走来,让孤苦无援的王俊凯顿时像是找到盏明灯。


 


“同学!同学!”王俊凯一个大长腿一跨,挡在王源面前。


 


王俊凯想要问路,却发现自己拦下的人似乎心情不好,一张脸沉着,目光冷的让人一颤。


 


“怎样?”


 


看对方会说中文,王俊凯赶紧把自己目的给说了,他没指望对方带路,只要告诉自己位置他就很感谢了。王源看着他脚边的行李,打量王俊凯全身上下,本来差到极点的心情好了一些。


 


“走吧。”


 


王源往校外走去的脚步一转,往校内走去。


 


“去哪?”王俊凯问。


 


王源用着一脸你是白痴的目光看着王俊凯,他想这人是不是听不懂中文,自己都要带他去学务处办理留学手续,他是不是脑子进水听不懂?


 


“……学务处。”


 


看对方要带自己去的架势,王俊凯赶紧跟上,还扬起笑脸对他道谢,“你人真好。”


“……”


“你也是留学生吗?”王俊凯看着他的脸庞,找了话题不让彼此尴尬。


 


“谁跟你说会讲中文的华人在这里就是留学生?”王源翻了一个白眼,“逻辑哪里来的。”


 


王源脾气说话带刺,这是他从小受家里的生长环境影响,导致他心里有些扭曲。


 


王俊凯摸着后脑勺尴尬一笑。


 


就这样王源带他去到教务处,尽管脸色不耐烦,王俊凯还是很感谢他。


 


“谢谢你,嗯……”王俊凯翻翻自己身上的口袋,拿出几颗本来自己备着的大白兔奶糖。


 


原本是防止自己低血糖发作,现在用来道谢倒也是不错的礼物。


 


“这个给你,当作你带我来教务处的谢礼!”王俊凯也不等对方伸手接下,直接握住他的手塞到他手心。


 


“……”看对方的笑脸王源有种自己被当成傻愣子的错觉,立即板起脸来用一副怜悯的语气说:“我在路上看到流浪狗没东西吃都会帮助!”


 


似乎觉得不够表达他的意思,又补了一句“更何况是看到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王俊凯看他这副明明就是软心肠装作嘴硬,嘴硬还让人觉得可爱。也不拆穿他,顺着他的话给他台阶“是是是,谢谢你帮助了!”憋着笑意拉上行李就进去教务处了。


 


王源看着奶糖嫌弃道:“笑什么笑……导游费都没这么穷的,啧”


 


不过嘴上嫌弃对方,手却把其他奶糖放进口袋,只掏出一颗剥开放进嘴里,奶香瞬间在嘴里扩散,心里那点阴霾也跟着散开。


 


十分钟后,王俊凯从教务处走出来,看到还站在门口的人他有些吃惊,“你还在这?”


 


“怎么?不愿意看到我?”王源含着奶糖,扬起下巴站在他面前,一副不服来战的样子,要不是脸颊鼓起的模样拆穿他的心思,王俊凯还真以为王源是要跟他干架。


 


“没呢”忍住笑意,王俊凯把手上的行李塞给王源。


 


“你干嘛?”王源看着手上多出的行李,再看眉眼都是笑意的人,他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预感。


 


果不其然王俊凯马上说:“既然你在这,那就顺便帮我搬去我宿舍吧!走走走……”


 


“喂!我可没说要帮你,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是是是,是我拜托你帮忙的,走了走了”相处一会,知道王源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要他承认自己要帮忙不可能。


 


于是王源就被迫搬起行李,一脸气愤的跟在王俊凯后面。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王家的少爷,有一天会干帮人家提行李这种事。


 


“我刚才问了,我的宿舍在六楼。”王俊凯又找了一个话题跟王源聊。


 


学校怕他不适应,安排给他的舍友是会讲中文的。


 


王源听到‘六楼’就想撂挑子不干,在这边宿舍除了c栋翻修有电梯,其他都是没有电梯的老旧宿舍。要帮这人提行李去六楼?开什么国际玩笑!


 


王俊凯似乎是看出王源脸上明显表现出的情绪,赶紧补上这句话,以防他扔了行李就跑了,“我住c栋”


 


好不容易把王源安抚住,他眼珠子转了转问道:“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子,我叫王俊凯,你呢?”


 


看着王俊凯的笑脸,王源忽然就不想说自己的名子了,眨了一下眼,说了他哥的名子背锅“Roy。”


 


“Roy?”王俊凯复念了几次,记起来后便把王源当成兄弟,勾住脖子乐呵呵的往前走。


 


“……有没有人说过你特别像一种动物。”王俊凯把自己身上一半的重量放在王源身上,听闻低下头看了王源一眼。


 


没等王俊凯回答,王源就冷笑一声答道:“哈士奇。还是特别蠢的一种。”


 


“……”尽管王源嘴上不留情,对着他冷嘲热讽一路,他还是帮王俊凯把行李,搬到他宿舍。


 


为了答谢王源这一路的帮忙,他看着气喘吁吁倚在门边的王源,拿了钱就拉着王源下楼,“走,请你吃东西!”


 


王源气都没喘上来就被拉着走,平时是家里的少爷,连喝水都有人倒好,搬行李别说没做过,更别说一路都没得休息,还没休息就被拉着继续走,他喘得连话都说不了了。


 


“你怎么喘成这样,还这么……”听着这喘气声,王俊凯神色不自然的盯着王源看。


 


“……说。”王源勉强吐出一字,让他说。


 


看王俊凯一副欲言又止,他皱眉有种不祥预感。


 


“就是像娇喘,喘的我都要硬了。”王俊凯也不避讳在王源面前这样说。


 


听到这形容王源耳根子瞬间红起,也不管还在喘气就挥拳要招呼王俊凯一顿,两人这样打打闹一路。


 


王俊凯带他去的是一间有名的炸鸡店,在国内就想去尝试的炸鸡,可炸鸡店很多人光顾,大排长龙找不排队的尾端,王俊凯看王源的身子也不好让他跟自己排,就叫王源去坐在一旁的小楼梯等他,自己就兴高采烈的去买了。


 


不过这炸鸡王源最后也没能吃到,他在等的时候接到一通电话,没来得及跟王俊凯打声招呼,一个人急匆匆的就走了。


 


一别,两人也没想到再次见面会是在六个月之后。


 


02.


刚爬起床王俊凯感受脑子没有昨天昏昏沉沉,身体也不像昨天那般疼痛了,他喝了口放在桌上早以凉的白开水,勉强打起精神去洗漱,至于舍友都已经各自出去玩了。


 


打理好自己,王俊凯走到窗边看外头的景色,这里虽然住了六个月,但他还从这边好好欣赏过风景。不过这一看还让他看到了一个人,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看到那个六个月前放他鸽子的小家伙。


 


再仔细看几眼,虽然对方在对面与自己有些距离,但坐在窗边那个人的确就是Roy没错,担心对方一眨眼又跑走,王俊凯赶紧冲下楼。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激动,明明才一面之缘的缘分,心理却产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王俊凯也说不上那种特殊的感觉是什么,或许是不甘心自己被放鸽子,所以想要去质问他原因吧,王俊凯勉强说服自己。


 


到了书店,那个靠在窗边看书的人确实是ROY,只是他与印象中的小刺猬有些出入。长的一样,可散发出的气质与之前有所不同,眼前的ROY有种与周遭的人与世隔绝的安静,外面阳光洒在他身上,眉宇间的柔和给人安定的感觉。


 


王俊凯默默走过去,停在Roy的面前,王俊凯喊他名子。


 


Roy本来是在这里等待弟弟,没想到会有人上前找他,抬起头望向王俊凯,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带着陌生与一丝探究。


 


王俊凯不禁有些挫败,难道自己就这么大众脸吗,不可能啊,他在国内也是校草级别的颜值,到这边虽然比不上轮深且立体的外国俊男,可好歹也是在这些长相中比较特别的样貌,怎么Roy转过头就忘了他。


 


“你是?”


 


王俊凯对上他无辜的目光,想了想决定不说之前的事,脑海浮现ROY嫌弃的表情,有些庆幸自己还没说出来,不然以当时对方的性子他肯定要炸毛。


 


他可以毫不犹豫的想,王源这个大傲娇,一定转过头就忘了自己,自己要是再提起,肯定分分钟就被拉黑名单。


 


“没事……我认错了。”王俊凯摆摆手打哈哈带过。


 


可ROY却不觉得对方认错,能叫出他名子说不认识他,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ROY合上书对他微微一笑,“坐吧。”


 


既然对方说是认错,他不想去认真追究原因,对方不想说那自己便不问了,笑笑的招呼他坐下。


 


王俊凯坐下后问:“你有约人?在等对方来吗?”


 


Roy目光一直在门口与他身上徘徊,王俊凯担心自己这是打扰人家,站起身就要走。


 


Roy收回目光挂上歉意的微笑,跟王俊凯摇摇头:“没有没有”他是等人却也不算约好的,毕竟等的人根本就没答应他赴约。


 


王俊凯却也没坐下,丢了两个字就下楼了,这时Roy手机收到一封讯息,对方只给他两个字——没空。


 


“还是不肯见我……”ROY无奈叹了一口气。


 


而这边王俊凯下楼去咖啡店买了两杯拿铁上来,把一杯递给Roy,“这当作我打扰你的赔礼”


 


“呃?这、这怎么……”Roy不好接受这份好意,从小家里就灌输给他的教育,不能平白接受人家的恩惠,正想要拒绝对方又说了,“你不喝我一个人也喝不了两杯,你就收下吧!”


 


Roy接受对方的说词,他才勉强拿起那杯拿铁,在半空中举着做一个碰杯的动作,“那……谢谢你了!”


 


王俊凯也回以相同的动作。


 


就这样一个误会就默默种下,两人误打误撞认识了,而远在其他地方的王源浑然不知一切,他收到Roy给他的简讯说要请他吃饭,但他没回,想着那人这么喜欢等,那就给他等。


 


可却敌不过那份埋藏心里的关心,最后还是传了一封简讯给对方,告知自己不过去。


 


他跟Roy是双胞胎的兄弟,因为从小父母亲离婚,两个人一个跟着母亲一个跟着父亲,跟随父亲的王源虽然日子过的寝食无忧,但父亲在离婚后就另结新欢,王源反倒成为私生子的身份,父亲打从他小的时候就不断给他洗脑,说是他妈妈不要他,后来又因为跟后妈住在一起经常遭到不平等待遇,尽管吃好用好还有很多的零花钱,但父亲却没给他一点关心,王源心理就这样渐渐封闭。


 


他懂得感恩却不懂怎么感谢,口是心非的样子让他在学校也没什么人缘,当时遇见王俊凯他也是说话带刺,所幸王俊凯并没有把话听进心里,还把他的性子认为事傲娇。 


 


跟着母亲的Roy过的不如王源,粗茶淡饭,母亲很努力赚钱养他,供给他上学,教导Roy也是很正确观念,并没有因为与丈夫离婚就说三道四,只不过母亲身体却因为工作压力渐渐不好,前两年支撑不住病痛走了,母亲走之前告诉他让他去找弟弟,好好照顾弟弟,说是母亲对不起他,Roy才去找双胞胎弟弟。


 


只是他跟母亲都没料到,小时候跟他相处最好的弟弟却变了一个人,好不容易找到远在英国的弟弟,告诉他母亲走了的消息,王源第一句话就是淡淡的“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王源话锋一转,“可……关我什么事?”


 


那次见面王源被Roy挥了一拳,他没还手只是冷冷的擦去嘴角的血迹,ROY大骂:“你怎么这样说话的,妈妈是这样教你的?”


 


“教我?她有教过我?”王源冷冷笑了一声。


 


“她是你妈,就算小时候……”ROY想为母亲说话,王源收起嘴角的笑说了句“你说的对,她在选择带走你还是带走我的时候,她就不配当我妈了!”


 


Roy才明白自小跟他关系最好的弟弟,对母亲有很严重的误会,受到的教育导致他心灵扭曲,可他不想放弃王源,也不想对已故的母亲失了承诺,便开始一次又一次的找上门然后被冷眼拒绝。


 


在学校王源第一次遇见王俊凯为什么冷着脸,正是因为前面Roy来找他。希望王源跟他回国去母亲面前上香,让天上的母亲能够心安,王源不肯两人又差点吵架后来王源走出校门才会黑着一张脸遇上留学生王俊凯。


 


而王俊凯把两人搞混王源也要负责任,要不是他故意报他哥的名子,王俊凯也不至于迷迷糊糊把Roy当成他。


 


自从那次书店与Roy的认识,王俊凯跟他拿了联系方式,以防又发生一次放鸽子事件。


 


王俊凯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六个月的时间Roy的转变这么大,但他也接受的很快,反正只要是Roy怎样都好,当时的小刺猬让王俊凯有些怀念,但他才不会傻的去问对方转性子的原因。


 


随着日子经过王俊凯发觉ROY好像在操心什么事情,他关心的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Roy想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便没有跟王俊凯说:“没事没事。”


 


“你真把我当朋友就告诉我。”王俊凯看他这样忧心忡忡也担心。


 


Roy抉择一下,最后简单的描述一下自己跟王源的事情,他没说王源跟他是双胞胎的事情,只说自己有一个弟弟不愿意跟他回国,脾气又很硬,每次都无法心平气和听他说话。


 


“Roy听你这么说,你弟弟个性跟你差很多啊~”


 


“是吧,我找了他很多次,他还是认为当初妈妈是故意丢下他的,怎么解释都听不进去。“Roy想起王源用陌生的目光看他,心里就不好受,”小时候明明这么乖巧,也不知道怎么就变了一个人似的,唉……”


 


“确实很让人头痛的事”王俊凯点点头说道,“你说,弟弟是跟着你父亲的吧?”


 


Roy不明所以“嗯?是啊,怎么了?”


 


“我想是不是你父亲有对他说什么,才导致对你误会这么深。”Roy听了这个猜测不禁有些难以相信,他不愿意相信是父亲导致源儿变成这样,在他印象里父亲除了抛弃母亲,对他们兄弟俩一直很好,不可能……


 


“我也是猜猜,毕竟你跟你弟弟分开十几年,这当中你们缺失的不仅是十年的岁月,还有很深的误会,短时间是不可能解开的,你要做好准备。”王俊凯担心他会陷入死胡同,只好安慰他别想太多。


 


“嗯……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人家不是说解铃也要有系铃人,原因找不到我也无从下手”这件事后两人就散了,如果王俊凯没插手,事情也不会演变到后来那样,可惜世界上没如果,王俊凯在没知会Roy状况下就去找他弟弟。


 


他在谈话过程知道Roy的弟弟还在念大二,本来应该好好读书的他突然停学半年,听说是家里出了一些事,导致半年前急急忙忙休学。


 


巧的是Roy的弟弟跟他读同一所学校,现在这时间点应该在大二学系,王俊凯二话不说就走到那附近的教室东张西望,虽然没见过Roy的弟弟,但人家说亲兄弟会长得像,加上是华人面孔一定更好认。


 


正好这时间点学生间点学生下课,王俊凯望着教室走出的人群,几乎都是三三两两一群,他目光快速扫过那些人的脸孔,却意外发现Roy竟然也在里头。不容王俊凯想清楚为什么Roy会在这边上课,他第一反应就是做贼心虚,转过身子背对那群学生。


 


自己本来就是想私下找他弟,现在被抓包这可怎么解释。灵机一闪王俊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啊!对了!”


 


王俊凯转过身子向对方走,对方因为看到他有些吃惊,脚步一顿但他还是走向王俊凯这边。


 


“你……”王源看着王俊凯有些疑惑。


 


紧接着王俊凯开始霹雳啪啦解释一堆,他从这些话里面得知一些讯息,对方似乎跟他哥认识,而且挺熟的,但好像认错人了。


 


王俊凯的方法就是与其被识破,那还不如先招了,所以一见面就自顾自的招了。


 


王源看他认错人不是来找他的,心理顿时有些不爽,连带给王俊凯的脸色也跟着不好。


 


“你……不会生气了吧……”王俊凯殊不知自己解释的越来越黑,他浑然不知自己眼前的人不是Roy而是王源,还不断提起想要帮助Roy解决麻烦,就好像暗喻王源在他哥眼中就是一个麻烦人物。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想看你弟弟,看能不能帮你解决问题。”


 


王源没想到Roy这大嘴巴竟然跟王俊凯说这种事,他俩的事情还要别人来插手?


 


“你别生气了,我请你吃饭当作赔礼!”


忍住想要叫他滚开的冲动,王源不动声色的扬起微笑,他倒看对方到底还有什么劲爆的秘密要说,


 


“我没生气……”王源笑咪咪地望着王俊凯,浏海下的青筋却突突的跳着。


 


“真的?“王俊凯看着他的笑容毛骨悚然,小心翼翼观察王源的脸色。


 


王源在他目光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笑着点头,“真的!”


 


王俊凯这才松口气,问了一句,“呼……太好了!嗯?你要去哪里?”这句话正巧提醒了怒火当头的王源。


 


他要是现在去开车,那王俊凯应该就认出他是谁了。往停车场的脚步一转,王源回头看了眼王俊凯,这时王俊凯上下打量他的装扮,说了句“你今天穿的有点不一样”


 


“不过挺好看的!”


 


王源冷笑一声,幸好王俊凯没批评他装扮,要不然直接赏他两个拳头。


 


“今天你话是不是有点少?”


 


“……是吗?”


 


“有点……”王俊凯看Roy真没生气就放松下来,开了句玩笑“我跟你说,你这样有点像第一次见面的样子,炸毛炸毛的,看起来明明乖乖像小兔子很无害,生气起来毛都炸了还会咬人,哈哈哈哈哈哈……”


 


炸、炸毛?


说我?


 


王源袖子下的拳头紧紧捏住,忍住想揍他的冲动。


 


王俊凯还不知死活勾住他的肩膀,笑着说他其实很早就认识他了,只是他王源表现的像是不认识自己,他怕王源傲娇恼羞成怒才不敢相认,但经过这段时间相处,他认为王源在怎么无情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生气。


 


看着王源黑的要沉出墨的脸色,王俊凯觉得跟当时相像极了,“对对对!就是这种表情!像极那时的你~”


 


说完Roy安静的诡异,这时王俊凯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前方有个人叫他的名子。


 


Roy?怎么会在那?那这个……王俊凯侧过头看身旁的人,在看看向他跑来的Roy,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跟小源在一起?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Roy站在他俩面前,看着王源脸上微微笑着。


 


“我……他……”王俊凯结结巴巴的想说话。


 


“小源中午了,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那个……”王俊凯看着身旁这个人越来越担心。


 


此时王源剥开王俊凯的手,拍拍自己衣领不存在的灰尘,冷笑一声“不用了。”接着把王俊凯推开,看着两人他说:“我没这个闲情逸致跟你的“哈士奇”去吃饭。”


 


“小源……”Roy想拉他却被王源闪过。


 


“滚。”


 


现在王源认为王俊凯跟他哥是一挂的,全都是来解释那些于事无补的事情,而且王俊凯挺有种的,敢说他是炸毛,还是急了会咬人的那种……


 


王源走后,王俊凯才会回神过来,愣愣的问了一句,“Roy那……是你弟弟?”


 


“对啊,你不是早……”Roy疑惑的看着他,话锋一转“等等!你不会把小源认成我了吧……”


 


王俊凯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变,Roy才苦笑不得的说这下子完了,“小源一定会以为是我找你来当说客的”


 


“对不起!当时我以为他是你,我就……”王俊凯这时才有机会去细想,有些不敢置信的问“我问你……你跟我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


 


“是书店……”


 


Roy才记起来两人从未见面,对方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子但但当时他没问,没想到王俊凯会先认识王源,然后王源谎报名子让王俊凯错认。这事情也不能怪王俊凯,他也是无辜的受害者。


 


“你怎么不早说!!!死定了我!”想到刚才认错人,还说他是炸毛的兔子,依照王源的个性他肯定气炸了,“我、我刚刚说了很多不该说的”


 


完了,完了,自己真的要完。


 


Roy看着王源离去的方向,眉头紧紧皱着,他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而王源这边是越想越火大,他六个月前好心帮王俊凯,那次他想请自己吃炸鸡,是父亲秘书打电话给他说要他马上赶过去,说是父亲身体出问题,然后王源才会丢下王俊凯连忙赶过去,没想到秘书口中出问题的父亲人好好的坐在办公室。


 


王源满腹担心成了笑话,冷冷的问他:“好玩嘛?”父亲只是冷哼一声说不这样做,他连见自己儿子一面都无法。


 


王源看着坐在父亲对面的年轻女孩,想必又是骗自己过来介绍对象给他。王源不愿意接受这种家族联姻的婚姻,王父说他要是不答应那就停掉他所有的卡,而且要禁足他。


 


为了脱离父亲的掌控,王源被迫休学躲去一个朋友的家里,一躲就是半年,王父看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扔下一句你爱怎样怎样,你逃过一时逃不了一辈子,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安排门当户对的女人给他。


 


“在我小的时候你不管我,这时候想控制我?呵呵,你要人结婚,去找你跟那个女人生的小儿子,别整天烦我。”王源知道父亲只拿他是一件工具,需要时就挥手叫他来,不需要时就把他当成交易工具拿来联姻,王父听气得让他滚出家门。


 


想起当时的情境王源就更不爽,一脚踩下油门离开学校。


 


自从那次休学之后,他就彻底搬出那个家了,对他来说那个家也不过是一个名词,毫无意义的一个词,在那边感受不到任何温暖,他在外头买了一间小套房过还比较舒适。


 


03.


“哎呀……好烦啊”王俊凯没想到自己会在王源面前替他哥说话,结合Roy说的,他肯定认为自己早就认识Roy,甚至为了Roy来劝他。


 


不能,他自己不能坐以待毙,既然错误已经造成,那得要想办法补救,至于补救的方法嘛……


 


正好室友上课回来,王俊凯赶紧抓住他,室友:“你干嘛?”


 


王俊凯把他烦恼的事情简约的跟室友说了一遍,他没提到王源的名子,只说自己惹了一个人生气,对方脾气不太好人又很毒舌,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室友静静的看他一眼,嫌弃的拉开他说:“你平时不是最缠人了,发挥一下你麦芽糖的实力不就好了”


 


“欸,你说的对!”王俊凯茅塞顿开。


 


室友看他离去的背影感到疑惑,跟他同住六个月,第一次见他为了朋友这么烦恼,王俊凯是很活泼的一个人,对他们也都是有话直说,从没有过自己揪结的状况,这次竟然为了他口中的朋友烦恼成这样。


 


“有意思啊……”


 


04.


王源停好车,拿起副驾驶坐的书包就要下车,才下车就看到站在他面前的王俊凯。他也不说话就靠在车门等对方开口,看是又要说他炸毛还是难相处。


 


看着眼前与Roy一模一样的脸孔还是很不习惯,他说:“那、那个王源对吧!?”王源挑眉没说话,王俊凯继续说:“呃……上次我认错,那个说话不对的地方你别放在心上,欸欸!!等等我……”


 


眼看王源直接走人,王俊凯赶紧追上去,在他身旁解释那天自己真的是无心,态度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你别不说话,我真的知道错了,要不我等你下课,我请你吃饭!上次炸鸡没吃成这次我请你吃大餐赔罪!”


 


“……你认为我缺饭钱?”王源转动手上的钥匙看着身后的跑车,王俊凯顺着他目光回头倒那台价值不斐的车,眼睛都看直了。


 


王源不原谅他,还扔下这句话就走了,他赶紧跟上去解释,“这不能这样说!我请你吃饭是为了道歉……”


 


“哦?那你可以省这顿了,我不会接受你的倒歉。”


 


“啊?为什么……”王俊凯顿时觉得头疼。不过王源没理他就进了教室,王俊凯在外头犹豫了几秒,才下定决心跟着进教室坐在王源旁边,说不上一定要对方原谅的原因,但他身体已经这么做了。


 


看着在他旁边坐下的王俊凯,王源无语的掏出自己的课本,打算要视而不见。


 


王俊凯见他不理会自己,便把头凑过去看着王源的书本,他眼睛一亮道:“你的字迹真好看”


 


看着王源的原文书,上头做着一些小注解,笔画漂亮字字稳重,称赞的话就从嘴里脱口而出了。


 


“……马屁精!”王源手臂一遮把书往另一边挪。


 


天地良心王俊凯没想到自己真心的夸奖,进到王源耳里成了一个拍马屁的,他无辜的瞪着眼睛,举起手来比个四,“实话实说!”


 


或许是王俊凯真诚的眼神,他打动了王源。之后在上课期间虽然没再跟王俊凯说话,但对方在上课期间递给他的小纸条,他还是会简单回了几个字,可就不愿意回答王俊凯的话。大概是面子作祟,王源的动作在王俊凯眼里反而有些可爱,明明就愿意回自己字条,还要装作一副勉强的样子,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傲娇。


 


“你笑什么?”见对方自己在那傻笑,王源瞪他一眼,王俊凯赶紧收起笑容。


 


不过大概是乐极生悲吧,王俊凯就被在讲台的老师点名,要他回答问题“呃……我……这个……”


 


“认真上课,不要打扰其他同学”老师训了一下。


 


王源看对方被点起来笑幸灾乐祸的偷笑着。


 


老师见王俊凯“我”了半天也回答不出来,便皱眉让他坐下,转移目标改叫他旁边的王源。王俊凯猛转头看向王源,以为自己害了他被老师盯上,自己刚才挽回的一些好感就马上要失去,王源就在大家炙热的目光下站起来,用着一口干净的英文回答。


 


语毕,老师满意的点点头,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王俊凯,要他好好向王源学习,王俊凯才知道老师叫王源起来回答的用意,因为他是班上的学霸,自己就像是学渣。


 


王源回答完老师的题目,在一片掌声中坐下,王俊凯他仿佛看到王源向他投射出一种“我厉种我厉害吧”求表扬的目光。不过那是错觉,王源根本没看他,王俊凯在他坐下后戳戳他手臂。


 


对的,就是用食指小力的戳他。


 


“……干嘛?”


 


“你还生气吗?”


 


王源怪异的看他一眼,发现王俊凯好像很在意他是不是生气,顿时心里划过从未有过的暖流,这种被人家在意的心情,是令人开心,嘴角会不自觉想上扬。


 


从小跟父亲走后,他在新家就没有在被关心过,哪怕只是天冷提醒他多穿衣服,在宽敞豪华的房子内,有着暖气与厚实的地毯,他卻感受不到一点温暖。十年前,他曾经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好,为什么同样是一个屋檐下的小孩,后妈的孩子能受到父亲的爱戴,享受父亲跟后妈的关心与疼爱,上课与朋友之间有些争执一回家就有爸妈的爱护。而他王源为了得到父亲的注意,他翘家过在晚上十点多回家,却只有父亲的责骂,骂他贪玩不懂事,要他向弟弟学习。


 


后来王源吸取教训在学业上努力,考试试每次都拿第一,参加学校的活动,课后又自愿报了钢琴自学,练就一身才艺却始终得不到父亲鼓励的眼神,甚至在他拿着奖状给父亲看时,只得来一句这是你学习的本分。


 


王源才知道自己多努力都没用,努力只换来父亲的冷眼,还以为他是要玩具……


 


王源就变了,变得不爱待在家里,在学校独来独往从不与人打交道。没人在意过自己的感受,只要闯祸就是别人眼中的坏孩子,拿了第一却只是应该做的本分,好像他所做的一切在父亲眼中毫无意义。


 


上高中后拿着父亲的钱私自买了一台跑车,想着就算是打骂也好歹是一种在意自己的表现,最后父亲只是给他个恨铁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目光,让王源彻底对那个家庭失望。


 


如今王俊凯在意他的举动,就好像在他干枯的心灵中注入一股暖流,连带着他看着王俊凯的目光也有些不同。


 


王俊凯看他在发呆,歪头笑咪咪的说:“嗯?我好看吗?”


 


王源才回过神来,心理大把大把的吐槽,“哈士奇就是哈士奇,蠢货一个,自己刚才……刚才一定是错觉。”一定是脑子进水了,竟然会觉得对方顺眼,甚至那双眼睛有些令他着迷。


 


“什么错觉?”


 


“没事。以为是人结果还是蠢二哈。”王源摇摇头把那个想法赶出脑海。


 


虽然没得到王源的原谅,但他发现王源对他好像缩短摆臭脸的时间,至少有进步了。


 


之后几天王俊凯真的豁出去了,只要一没课就跑去找王源,他不清楚王源的课表,有时候等人就像是在碰运气,运气好就碰王源下课,运气不好就连人都遇不到。


 


在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王俊凯觉得对王源那种极度在意自己面子的人,要他承认自己原谅,ˋ这辈子是不可能了,要的话得要用逼的,虽然这个方法有可能造成反效果,不过这不也是没办法了吗,不试试看怎么知道有没有效。


 


或许王源是Roy的弟弟,所以要求他原谅的动力才这么强,可王俊凯心理却隐隐感觉还有其他因素,他想不出来也没去追究。


 


05.


室友室友看他愁眉苦脸的,以为他前几天说的那个普通朋友还没处理好,关心的问了一句,“你在想什么?”


 


王俊凯侧过头抱怨,“你说的方法不管用”


 


室友看着他一会儿,才说:“王俊凯……有没有人跟你说过。”


 


“说什么?”


 


“你最近春风得意啊”室友这般说道,“眼带桃花眉眼含情……看你这样子,你有喜欢的人了?”


 


“……?你、你说啥?”王俊凯掏了一下自己耳朵,把头伸过去点听。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对方长的怎么样,你告白了?对方拒绝你?”室友知道他听见,故意又问了一次而已。


 


王俊凯听完翻了一个白眼给室友,他怎么可能像是谈恋爱,对象还是……王源。


 


且不谈论性别问题,就王源那种性子跟自己心理的标准差的天高地远。


 


“我没喜欢的人,更别说什么告白了,你哪看出来的?”


 


“哪都像。”


 


“……”


 


06.


而这边王源被迫接受几天‘王•哈士奇•俊凯’的骚扰,他心里其实早就没有气了,甚至还喜欢上这种调调,但他才不会主动告诉王俊凯自己原谅他的事情,以那人的调性非得蹬鼻子上脸。


 


就在一天下午,王源下课走去停车场开车,他为自己刚才甩掉一个牛皮糖沾沾自喜,想到王俊凯苦苦哀求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上车发动引擎,踩下油门正准备开走时,前方忽然窜出一个人,吓得王源猛踩煞车,身体作用力往前一趴撞在扶方向盘,可王源顾不上疼,马上冲下车查看。


 


“哎呦,我的脚……”王俊凯坐在地上抱着膝盖。


 


“你!你怎么突然跑出来!”王源气得大喊。


 


“我这不是为了赶上你吗!嘶……”王俊凯见他气得脸都红了,心想绝对不能这时候被拆穿,于是喊得更惨了。


 


“你活该!谁让你从旁边跑出来,我没撞飞你就应该庆幸了!”王源看他真的很疼,也不知道是伤脚哪理了。


 


王源看人真的受伤了,他自知有错,蹲下去没好气的拉开他扶着膝盖的手,裤子被擦破露出一个流着鲜血的伤口,不看还好,一看王源差点爆粗口,自己刚才应该没撞上吧!这伤怎么跌的?碰瓷吧!


 


对方是伤者他确实应该负责任,他把王俊凯扶起来,对方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王源被他压的差点软脚,好不容易把人弄上自己副驾驶坐,他身上也出了一身汗。


 


而在王源没看到的角度,王俊凯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虽然这招贱了一点,但自己确实是为了追王源受伤,现在终于坐到王源的车上,接下来按计划发展就可以了。


 


王源把车停在一家诊所门口,王俊凯一愣,这跟室友说得不一样啊,不是应该王源把他载回去然后两个人相处,自己趁着氛围好真诚的跟他道歉,怎么会是开来诊所?


 


“下车!”


 


“啊?”


 


“你不要包扎?”


 


“要啊……”


 


“那还不快点下车!伤口感染别扯我身上!”王源说完就要去扶他。


 


“……你这人真差劲”


“???”


“撞人以为这样就算是给交代了,真是没良心”王俊凯为了让计划顺利进行,他身体一软瘫在位子上,开始抱怨起王源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直接扔在这,我刚才应该直接把你碾过去,省得你现在嫌东嫌西。”王源忍住揍他的冲动。


 


“……哎呦,这是撞人的态度嘛?我还不是为了追上你,你现在还怪我了,把我载到庸医这就想了事,也不怕我伤口处理不好,要是细菌感染怎办!我真是倒霉啊……”王俊凯开始天花乱坠的说起他的不是。


 


王源忍着揍他的冲动,在对方的念叨下,憋着一口气把车开回家,然后亲自后亲自包扎展现诚意,消毒上药包扎都一手完成。


 


“满意了?”


 


王俊凯看着绷带包扎的歪七扭八,上头还打了一个丑丑的蝴蝶结,眼角抽了抽,勉强道,“这还差不多”


 


“那你可以出去了吗?”王源看着王俊凯翘起二郎腿,丝毫没有要走人的架式,“你还想赖在我家多久?”


 


距离王俊凯包扎好已经过了两小时,他人不走还赖在沙发上,吃着王源摆在桌上的水果。嫌弃有皮还要王源去削,王源当然是不愿意的,让他干这种事还不如花钱买人家切好的,但王俊凯抓着撞人这点,王源也只能咬牙气冲冲的走进厨房,削了一颗“月球”苹果出来塞到王俊凯手里。


 


“你是第一个吃我削的水果,小心别毒死了”


 


“这水果你怎么削的,这里怎么消失一大块果肉了。”王俊凯没理会他的话,开始挑剔这颗苹果。


 


“不吃我扔了,省得某人嫌弃!”王源脸一板,要去抢他水果却被王俊凯躲过,咬了一大口含糊说道,“吃吃吃!怎么不吃!”


 


王源白了他一眼坐到另一边,王俊凯巡视四周环境,没想到王源这么自律,客厅干净的令他为之一亮,“你一个人住着?”


 


“想不到你还挺勤劳的!”


 


“花钱能做好的事情,我为什么要自己来?”原来是请钟点工来,王俊凯点点头,这才是他印象中的王源。


 


“吃完东西可以走了吗?”王源驱赶了多次,可王俊凯厚脸皮起来硬是赖在这,他躺在沙发上摆明告诉王源自己的回答。


 


“你这是怎样?”


 


“你要负责!”


 


“……什么?”


 


“我说,你要负责到我伤好,要是不答应那我就整天打电话骚扰你,别想拉黑我,我也知道你家在这,我就烦你到你愿意负责。”王源被他无赖给气到直接不管他,进房间关上门一人清净,留王俊凯在客厅一人。


 


王源把自己扔到床上,看着紧闭的房门他心中反而平静下来,外头还坐着一只‘哈士奇’,得寸进尺的笑容看了真是扎眼,可内心却有种难以言述的感受。


 


睡了一觉,王源醒来推门出去,客厅静悄悄的,好像人已经走了,王源心理冒出一种失望的情绪。


 


走过去一看,沙发上王俊凯躺在那睡得很熟,王源:“……”


 


居高临下的看着熟睡的人,王源起了一个恶作剧的心思,瞇起眼蹲下来想捏住他鼻子。


 


而本该熟睡的王俊凯早在王源走来时就醒来了,他装睡是起了玩心想要吓他。感受王源靠近他,心里计算着时间,等待王源靠他最近的时候猛然起身吓他。


 


“!”王俊凯看着近在咫尺的人,惊讶不已。


 


计划得完美,王俊凯却高估了自己预测,他没想的王源跟他的距离比想象中的靠近,是直起身子就能碰到的距离,他都还没喊出“吓到了吧”两人的唇已经碰在一起了。


 


两人都因为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一时都忘了反应,脑海飘过‘我是谁我在哪我在这里干嘛’的弹幕。


 


王源最先反应过来退了一步,王俊凯担心他误会这是故意的赶紧解释,“你、你别误会,我、我不是要亲你!我原本是、是想吓你,可……你就靠过来我没想到。”


 


他自己害羞的满脸通红,说起话来嗑嗑巴巴的,看着王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耳根子鲜红的充血,解释的话语在王源的目光下渐渐变小,最后王俊凯也没好意思继续辩解,眼巴巴的看着王源等候发落。


 


王俊凯心理没底,也不知道他这是真的生气还是怎么了。


 


王源只是摸摸自己嘴唇,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的看着手上沾染上唇上的水渍,接着猛的扑过去掐住王俊凯,“你竟然敢亲我!”


 


这个哈士奇竟然把他的初吻夺走,不不不,这不是初吻,自己不承认就没事,忘记忘记赶快忘记,他绝不承认自己的初吻给一个厚脸皮的赖皮鬼。


 


王俊凯看他反应这么大,也豁出去了,一把揪住王源的手,一扯把人拉到沙发上,低下头堵上王源的唇。人家说过与喜欢的人亲嘴,感觉像是吃棉花糖一样,软软甜甜的却又让人想尝第二口,如果亲的人是讨厌的人,那亲嘴就像亲石头一样,又硬又没滋味。


 


刚嘴唇碰上的瞬间,王俊凯感觉嘴里好像尝到一丝甜味,虽然不是棉花糖的滋味,但很像大白兔奶糖的味道,而王源的唇就像果冻一样,有些凉有些柔软,轻轻咬住他下唇就会像是在尝果冻一样。双手摸进王源衣服下摆,摸着他的肚皮一路摸着向上。


 


不过还没碰到那个敏感的地方,王俊凯被王源一巴掌拍醒,脑壳拍出闷声,王俊凯回过神来看王源错愕的摀着自己的嘴,他瞪着眼睛的样子就像炸毛的兔子。


 


王源没想到自己引狼入室,害得自己初吻没了,而且刚才的架式对方是要……差点就也跟着失身,被摸了腰白白爽了那家伙,王源不揍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眼看着王源真的动怒了,王俊凯这才醒过来,为了自己生命着想,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扑上前抱住人告白,既然自己是喜欢人家,就承认吧。


 


王俊凯喜欢我?王源简直要气笑了,这个二哈在刚才还在说不是故意的,现在就说喜欢自己,有病把这是!看来架是必须打的,把人打醒是必须的,“你喜欢个槌子!”


 


“哎呀,你别打我!疼啊……”


 


最后最后王俊凯身上挂彩,而王源……被某二哈给啃了一身。


 


嗯……之后王俊凯虽然养伤三个星期,但他很得意很满足,因为他挨了拳头人也吃了。


07.


那天的情况只有两人知道,王源说答应他可以试试看,但不能阻碍他的交友状态,也就是试用男友的一个概念,王俊凯怕他被人家惦记,于是先把人给要了,让他彻底变成自己的,身上有着自己的痕迹,他就放心了。


 


王源虽然疼得踹他好几脚,但王俊凯兴奋着抓着人一边哄他心疼他,一边勤奋的耕耘,结束后王源觉得自己受骗上当闹着退货,最后被哄得迷迷糊糊睡去,隔天醒来看到睡在身旁的人,他才接受王俊凯成了他男友的事情。


 


后来王俊凯还是跟王源提起过好几次Roy的事,虽然刚开始王源无动于衷,但次数多了也就改变想法,跟着Roy回国让已故的母亲放心。


 


而在那之后王俊凯才跟Roy坦白两人在一起的事情,Roy虽然惊讶但他也没有反对。他相信能让王源改变的先前想法的人,对王源来说是特别的,只要王源喜欢那他也不会反对,或许王俊凯也没意识到他在王源心里有多重要。他俩吵吵闹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那自己只要给祝福足以。


 


08.


……在那之后,某一天某忠犬看到一个段子,兴致勃勃找上他家小猫谈话。可王源拒绝他了,“然后呢?你什么意思?”


 


“源源你能不能跟我撒娇……像段子那样。”


 


“……你想吃拳头可以直说。”王源笑着举起右手。


 


“没没没,你这样挺好的!”求生欲满点的王俊凯摆摆手投降。


 


不过虽然当时王源拒绝他,但晚上睡觉前他仔细想一想,那段子挺有趣的,偶尔满足他家哈士奇的需求也挺公平地,不如试试看吧。


 


一翻身撑在王俊凯身上,王源歪头睁着双眼嘟起嘴来,他咬了咬下唇说:“你…今天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王俊凯吞了一口口水,嗓子顿时有些干,但还是配合的回答,“什、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忘记……”王源凑到他耳边悄悄说了两个字,“操我。”


 


王源看着王俊凯跟傻了一样,没意料中的好玩就想躺回去睡觉,不过还没躺好就被大力抓着压在床上,某哈士奇扑上来啃着他脖子,王源才惊觉大事不妙。


 


事后无论王俊凯拿什么段子,王源揉着腰一律拒看。


 


End.


 

评论

热度(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