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蟹圆子

首页 私信 归档 RSS

【凯源】空白格

Love_live_laugh:

符城尘:



人物设定:现实向




其它:超时空同居梗 破镜重圆












00.




我想你是爱我的




我猜你也舍不得












01.




晚11点零8分,屋子的门把被转动,门廊的壁灯开了,室内如同打翻一杯橘味汽水,瞬间洒了一地温静的暖光。








白板鞋在门口替换成了毛绒拖鞋,在卧室的房门前停下。








下一秒,混沌的思绪被冷不丁冲散,王源不可置信地瞪着床上蜷成一团的人影,有些恍惚。








乖顺平齐的碎刘海、桃花眼尾线条略显圆润、下颌微微舒展却不甚明显,面上不懂掩饰的惊讶和一惊一乍的动作,青涩得如同十六七岁的那个人。








王源稳了稳心神,环顾房间的摆设,书架上全套海贼王连载漫画、书桌上一本摊开的《解忧杂货铺》、地毯上没有尤克里里陪伴的吉他——确确实实不是自己的房间。目光逡巡一遍最后又回到床上的人身上,他眼神带着些许未完全清醒的惺忪,欲盖弥彰地将手机反扣在枕下,脸颊在窗户透进的浅淡曦光下也染着慌乱的淡红,不难得知他刚刚是在和谁在聊天。








“你……”








“王俊凯。”王源打断他的话,扯起嘴角笑了笑。








没想到六年之后再见,竟然是以这种形式寒暄。








虽然是笑着,但是那双杏眼的弧度一点没弯,不算假,只是很陌生,整个人像在品尝着什么很苦的东西。“王俊凯”直视门口的人,想了想翻出手机发了条消息才下床,走近。两人的身高相仿,王源可能还略略超出一些,他的眉目愈发精致,却依旧柔和,刻在骨子里的温柔一分不减,而眼底也沉积了更多称为沉稳的东西。








“也就是说,我来开门就是2024年,你来开门就是2015年?”








“应该是这样。”








“王俊凯”端端正正坐在王源家沙发上,慢慢消化这一超科学现象。他静静打量了会,发现王源整间屋子安静得像是多出他们两个人也不会被吵醒,茶几地板都纤尘不染,耳机线每一圈都缠绕工整,纸巾盒外露出的一方纸巾是令人舒服的正三角形——几乎有些处女座的强迫症。








脑海形成一个似是而非的推测,在期待与犹豫中兀自纠结,“王俊凯”偷偷看了一眼王源,问:“我……我是说,王俊凯呢?”








王源从微波炉端出一杯温牛奶,递到“王俊凯”面前,似笑非笑地回问:“你想见他?”








“王俊凯”愣愣地接过牛奶,不明就里地点头。








心底的疑问逐渐扩大,难道“我们”不住在一起吗?








那就见见吧,他听见王源轻飘飘落下一句话,更像是喃喃自语。








王源几步跨到前厅,打开电视连网直播,然后自己回到餐吧从玻璃壶里倒了杯昨晚灌满的凉透了的水,冰冷的触感从喉头顺着食道一直哆嗦到胃里。








“王俊凯”偏头看见王源手里的水,皱了皱眉,走过去,和他交换了杯子,才将注意力移到电视上。“王俊凯”欣赏了好一会镜头前从容沉敛的自己,由衷赞叹:“真帅。”语气带点可爱的得意。








王源握着温暖的杯身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王俊凯”的话,杏眼的眸光颤了颤才顺着他的视线望去,隔着冰冷的显像屏一一抚过那人上挑的眼角、唇角的笑纹和几不可见的虎牙,笑道:“嗯,王俊凯好帅~”








嘴上说着热忱的话,目光却平淡低凉。








“王俊凯”脸色当即僵住了,手指、膝窝几乎麻痹了一瞬。怪不得他会觉得王源陌生,即便今年来他和“王源”聚少离多,也从未有过这样的疏离感。这份疏离感,是越过不知名的时空他替此时那个真正离开了王源的王俊凯所承受的。








在他的时空里,他和“王源”因距离所造成的空缺,只需要挨在一块说一两句悄悄话,下一秒就能填补上。而在王源的时空里,他和王俊凯的这份空缺似乎在加深扩大,已然划成了一道见山隔水的边界。








“我想不明白,他怎么舍得。”“王俊凯”声线染上轻微颤音,低垂着眼睫不肯看王源。








“因为我说了不再需要。”王源眸色沉了沉,口吻却轻松。他笑着看向“王俊凯”,说:“我们能走多高,我们能走多远,我们能走多久,你知道答案吗?”








“王俊凯”不知怎么听出一些讽意,王源漫不经心的态度仿佛他不是作为一个当事人的犀利的教诲,而是作为一个旁人的温和的质问。他下意识就想反驳王源的潜台词,却在窥见王源极为压抑的眼色后,迟疑地摇头。








王源又笑了,这次唇角的弧度上扬了几分,说:“所以,同样的回答也给你。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








空气像水汽凝成雾、再结成霜、最后落成雪一样安静又沉默。唯有电视里的光影和声音还在不断跳跃,给了个寄托无言的去处。王源陪“王俊凯”看了会,等到直播接近尾声时王源显得心不在焉起来。他拉开抽屉掏出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啃着,惹得“王俊凯”心思也不在电视上了。








“你没吃饭?”“王俊凯”那点小眉心蹙得更紧了,语带队长式的苛责。








王源心里笑他人小鬼大,不太在意:“太晚了,饿过劲了。”








“不行。”“王俊凯”自顾自找了一遍王源的厨房和冰箱,发现真的一点正经东西都没有,便叫起王源给他开门,“我回去拿点面过来,你别给我锁门。”








王源好久没被王俊凯凶了,这会激出了点习惯性的顺从,巴巴推开门,看“王俊凯”小跑回他家厨房。








好在他妈妈不在家,不然“王俊凯”抱着一堆青菜面条鸡蛋回房间,怎么也磕巴不清。








“加点辣吧,我好久没吃了。”王源静静看“王俊凯”忙活了一阵,提出要求。








“王俊凯”瞥了眼王源真挚的表情,又回厨房搜刮了瓶重庆正宗风味辣椒油和一把花椒。








青花椒和干辣椒在平底锅里爆炒,溅出呛鼻又浓香的气味,王源被呛得咳了几声,眼尾泛着水光的红,却还是忍不住翕动鼻翼贪恋几分辣痛的回忆。








王俊凯倒面条的时候不小心漏了一滴辣椒油在碗边,端起的时候没注意,手滑把碗摔回了桌子上。








王源噗嗤笑出声,立马被“王俊凯”羞窘地瞪了眼。








“好吃吗?”十六岁的王俊凯也还天真,还像个眼睛亮亮的、期待赞誉的小朋友。








“还差得远呢。”一句某人中二语录忽然福至心灵。








“啊?”








其实王源并不是指面的味道。








十四岁的王俊凯会在熙攘的机场叮嘱王源抓紧自己的书包肩带,十五岁的王俊凯会给王源调整好睡觉的靠枕,十六岁的王俊凯会用充电宝牵着贪玩手机的王源……然而十九岁的王俊凯比起十六岁的王俊凯,多了可不止三年分量的细心,这也是长久别离和短暂重逢酿造的一份成熟。








王源喜欢大口塞面,偶尔也吃得急,所以常会噎住。后来王俊凯情愿多跑几趟,每次只给王源盛半碗,后来再添上。王源喜欢垂着脑袋扒饭,王俊凯觉得对他颈椎不好,板着脸唠叨了好几次王源都不改,最后直接替他端碗,没一会儿又上手喂起来了。王源也喜欢边吃饭边喝饮料汽水,王俊凯上完中餐厅后都会自己煮珍珠、冲红茶、混奶油,能调出王源最心悦的甜度。








王源拍拍胸口,终于把鲠在嗓子眼的面条咽了下去。








“要是王俊凯在这,肯定能比你照顾得好。”他说。








听到自己的名字,“王俊凯”心里莫名不是滋味,也不是觉得自己输给了王俊凯,就是替王源堵得慌。不过唇瓣使劲抿了抿,还是没作声。








早已过了夜半,“王俊凯”收拾碗筷,王源抱着一个靠枕懒洋洋歪在沙发上消食。








“王俊凯”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王源瞟了眼,发现“自己”给“王俊凯”发了一条照片消息,接着很快又弹出来一条文字消息——“王俊凯,你在干嘛?”








王源想了想,摁开了“王俊凯”的指纹解锁。照片内容是一片白花花的日光,被框在薄荷绿的窗格里,王源认出那是自己在重庆的家。他往上翻了一条,找到“王俊凯”之前发出的对话框,上面写着“王源儿,天气很好,但是你可以再睡会”。








少年气的温柔与情话,似乎也不错,王源想。








这两条消息时间相隔了一个钟十八分钟,难得放三天年假,对面的“王源”似乎并不乐意贪图一小会的睡眠,反而更热衷和“王俊凯”黏着聊天。








有一条天蝎座的分析说得好,如果一个天蝎座主动找你——








“我也想你了。”








王源熟练摁下几个键,将话发出去。恰好“王俊凯”洗碗回来,王源大大方方把手机还给他。“王俊凯”看到内容都懵住了,以往他肯定不会这么回复,只会顺着话题解释自己准备起床、打算做午饭、然后补动漫更新……








果不其然那头“王源”发来一句“王俊凯?”,似有疑惑,不过随即发来的表情包透出显而易见的开心。








“天蝎的心思你别猜,教给你一句最实用的了。”王源换上一副逗趣的表情,大恩不言谢地朝“王俊凯”挑了挑眉。








“王俊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连忙走到阳台将十一点的日光摄进手机里发出去,附了一句“王源儿,我去找你吧。”








他现在迫切想看见“王源”,这种不安和渴求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充斥心脏,仿佛一个捏紧到发出嘶嘶警报的气球。他回头望倚在门边的王源,王源朝他摆摆手,浅浅地笑着:“去吧,晚安。”然后关上了门。








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第一次吃辣,胃里稍感闷痛,和平常不定时吃饭的感觉不同,以至于一时之间无法习惯。王源翻了个身捂住肚子,床头的手机屏幕提示灯悄无声息闪了起来。








王源伸手捞过手机,解锁。








“我也想你了。”








一条不明所以的信息。








以及烂熟于心的号码。












02.




分开或许是选择




但它也可能是我们的缘分








03.




王源蜷缩着身体,将消息框往上拉了拉,如果不是除了这条消息外聊天框干干净净,王源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梦游发胡话的窒息操作。








白天上了一整天的课,十点的生物钟硬是被拖到犯迷糊,饶是王源也熬不住了,迷迷糊糊抱着手机睡过去。再睁眼,是被门口窸窸窣窣的动静吵醒的。








“醒了?吃早餐吗?”“王俊凯”问。








王源看向窗外,这边已经透出蒙蒙瞳瞳的曦光,“王俊凯”那边少说也有晚上九点了。








“嗯。玩得开心吗?”王源又闭上眼缓了会,手背搭在额头上,说话带着含糊的鼻音。








“我们待会要去南滨路夜骑。”“王俊凯”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见了一面,反倒愈加舍不得。








“天黑,车多,你们注意安全。”王源头疼地感到自己的父爱在觉醒。








“你先起来吃早餐。”








这下王源又觉得王俊凯果然从小就当惯了父爱如山。








“诶王俊凯,我把彩票中奖号码告诉你,你带着王源私奔吧。”王源撕下一角手抓饼,一边吹气一边逗他。








也不知道这个傻小孩,怎么能让在大冬天拎回的灌饼还冒着热气。








“怎么可能,梦想不要了吗?”“王俊凯”歪头想了想,颇为认真回道







“带着梦想私奔。”








“王俊凯”怔住了,王源的语气很轻又很重,他有一瞬间觉得这个时空里的王俊凯和王源,或许曾经就要去做了。








梦想在环游,而旅程只有一个人。这是一场失败的私奔,在起点和终点,他们都把陌生的城市熬成了各自的驻点。








“王俊凯”张了张嘴,安慰的话还没着落,又听见王源用暖和的嗓音回忆:“你知道吗,后来几年有些喜欢我的人说,她们来演唱会,并不是为了听我唱歌,只是为了给我底气。”








——注意安全,好好听我唱歌。那是他和王俊凯在歌声里才能牵手、在黑暗中才敢相爱的第五年。








“可是,我最大的底气,就是唱歌和王俊凯,是初心一样至久不忘也不能辜负的东西。可是后来这些都不许被接受。”








后来他们做什么都是错的,只要在一起,就得背负千错万错的罪恶感。十七岁的王俊凯是勇敢的,在蓝海里唱出绿光;十八岁的王俊凯也是勇敢的,在纷议里拼下双人机场。随着年纪的雕琢,王俊凯的勇敢愈发明亮炽热。以至于他刻意忽视了,两个人的爱应由两人分担。








他们的爱情像在薄荷春风里出芽生藤、在夏日水汽里结成的饱满鲜亮的西瓜,十六岁以前的时光,甜蜜得如同最红熟的瓜瓤;挖着挖着,便尝到稍涩的边缘。虽不至于难以下咽,却也会开始为对方考虑,会不会浪费掉才是快乐。








“这就是现实。也许他不是我的。”








他们之间的空白格,不是渐行渐远的割舍,而是越爱越难的拉扯。不妥协不得不妥协了。他们演过生离、演过死别,正因为演过离别,到真正离别的时候才能装作义无反顾。








“那你还会回去吗?回到舞台上。”








“我曾经说,害怕现实不等我。但是后来我觉得,现实不用等我,也不用明白我。明白我的人,一直在等我呀。”王源话锋一转,凉凉瞥了眼正黯然神伤的“王俊凯”,左脸颊抽动了一下,完美勾起一个冷笑:“所以,你是不是拿我手机给王俊凯发信息了。”








“王俊凯”脊背一凉,蹭地站起来:“我该去接王源儿了……”








“你除了问他‘你在干嘛’,还发了什么?”








“王俊凯”在王源阴恻恻的眼神里不自觉挪了一步,声音虚弱:“就发了……你的定位……”








王源冷淡地哦了声,不见愠色。








“王俊凯”小跑开,长腿绊了一跤后顺利地溜到了门边,补充道:“还说了……你不好好照顾自己!”接着重重关上门,留下王源一个人原地跳脚。








怎么谁都要找王俊凯告状!滑雪被抱了一下助理要找王俊凯告状,片场跑远了工作人员要找王俊凯告状,现在沉迷学习无心吃饭也要被“王俊凯”本人告一状!








真烦。








真烦啊。








王俊凯的航班什么时候到。








王源盘腿坐在地毯上,手在五线谱纸上写写画画,卡壳半晌,忍不住掏出手机,更新了尘封已久的朋友圈——




“还是舍不得。”








 很快朋友圈首页有了动态更新——




“我是爱你的。”








第二天王源回校提交了毕业设计的曲谱初稿,导师粗略听完后眼里流露出赞许。六年间王源断断续续创作了不少词曲,没有发行,一遍一遍在修改。








伯克利音乐学院附近有间世界之最的TOWER RECORDER,王源闲逛了会,在冷暖交接的日光里消磨时间。大街往下走是家超市,王源心血来潮去买了一块豆腐,在选肉品种的时候挑得脑壳疼,最后随便捡了份里脊肉。








他不擅长做麻婆豆腐,但是王俊凯擅长。








大街尽头拐小巷,下坡就是王源租的公寓。拎着两袋子菜,王源只得全放在一只手上,艰难地单手摸索口袋。远处一个白衬衫蓝条纹棉服的身影,渐渐倒映在水润清亮的杏眸里。








铁门外,王俊凯百无聊赖地坐在一个大行李箱上,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吉他包,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懒散地曲起,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地面,让行李箱的轮子在脚下轱辘轱辘转圈。








那人稍稍侧头,寒冽的冷风经过那张脸时似乎也变得温柔,只轻轻拨弄过微卷的发梢,潋滟的桃花眼半眯起来,深情在睫,还没说话不太明显的小虎牙已经露了出来。








王俊凯刚从棉衣口袋掏出的手还是热烘烘的,从自己手里接过袋子,擦过自己冰冷的手指,那处便仿佛起了静电,噼啪一下,震到心尖。








王源不从,作势要夺回袋子。两个快二十五岁的人,在异乡的街头玩起了十二三岁在公司练习室里才会玩的幼稚游戏。








王源一路被冻得厉害,这会关节有些僵,不一会就累得直喘气,最后一不做二不休两手一伸,牢牢箍住了王俊凯棉衣里的细腰,笼着寒意的手心和手背反复在他腰窝磨蹭。








王俊凯被冻得一哆嗦,动作却不停地搂上王源的后背,将他暖烘烘地拥进怀里。








“怎么来了?”王源明知故问。








“工作。”王俊凯配合地一本正经打官腔。








“波士顿街拍么?”王源嗤笑一声。








“给你当主厨啊。”王俊凯挑了挑眉。








王俊凯的话七分假,三分真,他真的带了一行李箱的调料来,除了肉末麻婆豆腐,还做了一碗地道的水煮肉片。








王源辣得直抽抽,连飙了几句口头禅,好、很好、棒。王俊凯在一旁笑得宠爱又温柔,等王源夹完菜、吃完饭、舔完唇,才脸一拉开始秋后算账。








两千多天的唠叨一口气念到王源耳朵起茧,最后受不了直接把人给堵住嘴了。王源软乎乎地窝在王俊凯怀里,享受他一个鞭子一颗糖式教育后又轻又柔软的亲吻。








“其实,我遇到了十六岁的你。”








王源无厘头冒出一句。








“他竟然比我先和你重逢,真羡慕。”








王俊凯笑了笑,似乎并不惊讶。这下王源也不意外了。








“他想让我问问你,十七岁给我唱绿光,十九岁放开我,是一种什么感受。”








“他也想让我问问你,怎么才能这么刚,潇洒走掉冷战六年,有什么心得。”








“ok,fine,我们不要互相伤害了好吧。”王源摆摆手,示意这个天聊不下去了。








王俊凯径直走向王源的卧室,打开门,王源在王俊凯背后探出一个脑袋左右瞅瞅。王俊凯被这个可爱的小动作逗乐,呼噜了一把王源柔软的头发,问他干嘛呢。








没事,王源低低回了一句,失落和遗憾在眼底一闪而过,随即整个人被王俊凯搂住。王俊凯了然地顺了顺他的脊背,说,我已经替我们告别过了。








嗯。王源伏在王俊凯肩头闷闷说话。








“王俊凯,”王源轻念了声,抬脸,一双浪漫熠熠的眼睛,含着笑意和水汽:“我想和你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合唱……”








“好。”








“想和你去教堂的倒影池牵手散步,想和你在我写歌经常待的咖啡店坐坐,想和你等一场浪漫的落雨不带伞,然后想和你一起回家。”








王俊凯轻轻吻了下王源窄窄的双眼皮,委屈起来漂亮的卧蚕,抿嘴时微鼓的脸颊,然后是小巧湿润的唇珠,笑得可没形象。








“没问题,北京二环内别墅我已经付好首付,就等你还贷了。”








王源猛然抬头,瞪大眼睛探究王俊凯的表情,随即一脸沉痛:“留学已经掏空我的钱包,你个赚得盆满钵满的大明星却还要敲诈我!”








“是你说两个人的爱要由两个人分担的。”








“我指的是灵魂,又不是物质,谈钱伤感情。”








“得,贷款我还,你把你还上。”








“成。”












隔天王俊凯发了条充满恋爱酸臭味的微博——




“枕边甜味的晚安




牛奶和流黄煎蛋




莱阳发光的勇气




人海反方向而行




贯穿时差的热爱




彼此眼中全世界




以上是我与二十五岁




最美好的约定”








王源秒转——




“也是我与二十五岁的你,最美好的约定。”












04.




非现实,是爱情,才能左右你我。












—END—








→经不起推敲的意识流




→他们唱歌太有故事了


评论

热度(397)